Bilingual comparison
Please select the language you want to comparison:
The left language:    The right language:   

Tt.梅梗的母語為繁體中文,若文章有疑義,請以繁體中文為主。
Tt.Megan's native language is Chinese(Traditional), if the article has doubts, please treat Chinese(Taiwan) as correct.

2014年10月06日 (一) 00:00 [異色之瞳]第四章 背叛(5)

語言: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時值正午,天空一片晴朗,恩達拉的人們正在準備午餐,對於不遠的山丘上,正駐紮著席蒙恩的軍隊,毫不知情,過去也曾有軍隊接近馬肯迪亞人營地的事,但通常對方在搜索階段時,就會先被馬肯迪亞人發現,進而拔營撤離,因此從來沒有任何的軍隊看過馬肯迪亞人營地的模樣;對於總是慎重選擇落腳處,並且確認附近沒有一般人的馬肯迪亞人而言,怎麼也想不到,有軍隊可以不經由任何搜索,精確的在不遠處駐紮,而且還是大軍。

  大家仍像平常一樣談笑著準備午餐的當下,平原的方向漸漸接近的馬蹄聲,令所有人都停下動作,依照聲音的頻率與節奏,所有的人都知道,這不是血紋馬,而且因為只有一匹,因此很可能是搜索中的偵察騎兵,無論如何,他是直直的往營地狂奔而來,男人們紛紛到布篷裡拿武器,女人們則把小孩們帶到布篷裡。

  索羅提克拿著弓箭,站在營地的邊界,在他身後的男人們也提著各種武器摒息以待,大家都想著:假如這個騎兵真的筆直而來,那麼對方營地很可能已經離他們很接近了。

  地平線的一端已經可以看見人影,似乎是個女人,他有著飄揚的長髮。

  拿弓的人們全都提起弓箭,等待族長下令。

  「拉弓!」索羅提克喊著。

  騎兵又更加接近,現在他進入射程範圍了。

  「咦?」

  一個男人發出疑問的聲音,接著所有人面面相覷了起來,有些人把弓放鬆下來。

  「幹什麼!把弓提起來!」索羅提克重新下令。

  「可……可是……那不是拉妮斯塔嗎?」

  索羅提克提起弓,做勢瞄準。

  「聽好,對方也可能是偽裝的!也許有人知道拉妮斯塔不在。」

  一個小孩突然從帳篷跑了出來,指著外面。

  「啊!拉妮姐姐回來了!」小孩這一喊。

  營區裡所有人都從布篷裡走出來,有些小孩甚至興奮的跑到男人們的旁邊。

  「混帳!幹什麼,全部給我回去!」索羅提克大吼起來。

  小孩子們嚇了一跳,全都跑回布篷,女人們也趕緊躲回篷裡。

  索羅提克拉滿弓弦,箭尖直指迎面而來的騎兵。

  「族長,這……」

  騎兵接近的程度已可以完全看清五官,所有人都確定騎馬的人,就是拉妮斯塔。

  「混帳!我知道。」索羅提克嘴裡那麼說,但手上的弓箭卻絲毫沒有放鬆。


  所有人看著索羅提克,突然不知如何是好,沒有人理解族長為何如此警戒,對方可是自己的親妹妹,世上的易容術應該也不可能做到如此逼真,馬肯迪亞人有自己的驕傲,不太可能被收買,何況是族長妹妹這樣的身份,就更不可能了,而且,想收買馬肯迪亞人的人,恐怕世間也找不到吧!

  「保持警戒!」索羅提克再次強調。

  大家只好提起武器,做出警戒的態勢。

  拉妮斯塔已跑到大家的跟前,拉緊韁繩停馬,看到大家對自己警戒的樣子,雖然感到奇怪,但也管不了那麼多,她有更重要的事要說。

  「哥哥,快叫大家離……」

  「你是誰?」索羅提克問著,語氣十分嚴肅。

  「哥哥,別鬧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快點叫……」

  「你是誰?」索羅提克又問,這次加大了音量。

  拉妮斯塔露出不耐煩的表情。

  「我是『拉妮斯塔.漢米恩達拉』!」拉妮斯塔刻意放慢速度,發音清楚,在她看來,不知道哥哥在發什麼神精。

  「滿意了吧?好了,別鬧了,聽我說……」拉妮斯塔準備下馬。

  「不準動!你為什麼要偽裝成我妹妹,你到底是誰?」

  男人們手上不敢放鬆,但面面相覷了起來,他們知道,族長應該知道她的確就是拉妮斯塔,否則不會到現在還沒將對方射下馬抓起來,但如今族長究竟在幹什麼,卻沒人理解。

  「哥哥,你在發什麼瘋?現在真的不是鬧這個的時候!」

  拉妮斯塔惱火了起來,語氣變得很不客氣,索羅提克則瞪著她沒有回答。

  「你該不會還在生氣我自己跑出……啊……」拉妮突然想到了什麼。

  她抓起韁繩,馬緩緩的前前後後走了幾步,馬蹄聲組成一種獨特的節奏。

  索羅提克放下弓箭,其他人則鬆了一口氣。

  「拉妮姐姐!」幾個小孩子衝出帳篷,開心的奔向拉妮斯塔。

  「哥哥,我忘記做這個,你就直說麻,我那麼久沒出去了,很少做這個耶,現在沒時間浪費了,聽我說……」

  拉妮斯塔說著跳下馬,才落地,就被索羅提克敲了頭。

  「混帳!這是身為馬肯迪亞人基本中的基本,你不知道嗎?」

  「……對不起麻,不說這個了,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趕快叫大家拔營離開這裡!」

  「什麼?」



  大地震動,大批血紋馬在平原上奔馳,就像在綠色餐巾上打翻的牛奶,索羅提克聽了拉妮斯塔的報告之後,立刻要大家準備離開,除了武器和一些必要的東西之外,其他的東西留在原地,他們快速的把布篷拆倒,蓋上草皮樹葉,如果沒有被發現,也許日後還有機會取回。

  顧不得隱密行動,血紋馬全力奔馳,這一帶都是平原,沒有地方躲藏,對方知道自己原本精確的位置,只有發揮血紋馬的機動力,一舉把距離拉開,這次因為沒有時間先確認下一個停留地點,因此索羅提克決定先躲到一天之內可以到達的卡帕度西亞森林去,再覓下一個停留處,只要在森林裡面,對方的搜索也會比較困難。

  然而索羅提克的想法完全被席蒙恩料到。

  黃昏,當大家可以看到森林的同時,也看到席蒙恩的大軍正在前方等著他們。

  「嘖……怎麼會……?」索羅提克皺起眉頭。

  「別慌!掉頭往南!他們追不上血紋馬的!」

  全部的人立刻聽從指示,全力向南奔馳,而席蒙恩的部隊也追趕上來,但是距離漸漸被拉開的,就算是輕裝騎兵,還是不可能追上血紋馬。

  就在大家鬆口氣的同時,卻發現前面不遠的地方有許多倒下的枯木和荊棘,由東向西佈置了長長一條障礙,如果要繞過去,說不定就會被追上。

  「可惡!向東!」

  索羅提克立刻下令改變方向,但是才跑沒多遠,就發現斜前方席蒙恩的部隊正在往自己靠近,而後方的輕騎兵仍緊追不捨,旁邊的枯木荊棘也還要向前跑一段路才能繞過,如果向北,也很有可能會被夾擊或切斷,但目前這是唯一選擇了。

  「別怕!大伙兒向北!」

  席蒙恩的部隊完全配合著索羅提克的動向,兩支部隊像關門一樣漸漸合流,而後方的位置則由從西南方趕過來的第三支部隊補上。

  馬肯迪亞人很快的被完全包圍。

  「可惡!備戰,把女人和小孩帶到中間去!」

  原本,如果索羅提克不要急著進森林而全速前進,採取隱密行動的話,也許不會像現在這樣被包圍,因為行進的轟隆聲,使得離開營帳後的位置,也被席蒙恩完全掌握,結果才形成現在這樣完美的包圍網,索羅提克仗著血紋馬的機動性,反而成了被包圍的原因。

  「席蒙恩!沒見過像你那麼噁心的人!」拉妮斯塔認出隊前騎在馬上的席蒙恩,忍不住叫罵!

  「馬肯迪亞人這個多年來的禍患終於可以解除了。」席蒙恩喃喃的說著。

  「全軍注意,除了族長活捉之外,其他人全部可以殺掉!」

  席蒙恩舉起手,正要向前揮示意攻擊時,後方傳來一個聲音。

  「等等!有件事我忘了跟你說!」說話的人是歐斯克。

  馬肯迪亞的眾人對於歐斯克竟然在對方的陣中感到不可思議。

  「太好了,哥哥你沒事!」拉妮斯塔高興的說。

  「帶過來!」席蒙恩將手放下。

  一名士兵載著被綁住的歐斯克到席蒙恩身旁。

  「哼!因為全軍出動才帶著你,留你活口是希望你能幫我問出一點事情,現在這種情況,如果是坦護馬肯迪亞人的話,就免了!」席蒙恩不屑的說著。

  「其實呢,馬肯迪亞人在幾年前分裂成兩支,這只是其中一支而已,你不如把他們先全部抓起來,說不定可以引來另一支的救援,到時一網打盡,那才算是根絕馬肯迪亞人吧,否則你自以為根絕,別處卻有馬肯迪亞人出沒,你大概會被世人恥笑吧!」

  「混帳!瞿黎拉葛!你在說什麼!」索羅提克對著歐斯克大吼。

  「你閉嘴!」歐斯克吼了回去。

  所有的馬肯迪亞人都楞住了,在馬肯迪亞族裡,族長的權威不可侵犯,在公開場合對族長無禮,更是史無前例。

  「哦?」席蒙恩則微微的笑了。

  「席蒙恩大人,讓我加入你們吧!雖然我是馬肯迪亞人,但是讓我效忠你們絕對有幫助!」

  「哦?這是背叛宣言嗎?在自己的族人面前?」

  歐斯克點點頭。

  馬肯迪亞人鼓躁起來。

  「瞿黎拉葛!看錯你了,你這個叛徒!」男人們罵著。

  「沒想到……」女人們哭了起來。

  「哥哥…….你……」拉妮斯塔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可惡!你回來時應該殺了你,我們會被找到果然是你幹的好事!」

  索羅提克咬牙切齒,同時把箭射向歐斯克,不過被席蒙恩打落了。

  「假如你要加入我們的話,這些人就更不用讓他們活著了,只要用你的『血紋馬追跡術』不就可以找到另一支馬肯迪亞人了嗎?」席蒙恩笑著說。

  歐斯克誇張的大笑了起來。

  「原來你真的相信我說的『血紋馬追跡術』這種荒唐的技術?我以為你早看穿了。」

  席蒙恩滿臉通紅,而附近包括馬肯迪亞人在內的所有人也都面面相覷起來。

  「你騙我?那你是怎麼找到他們的?」

  「假如你離開了你的軍營,之後要再回去,有什麼困難的嗎?」

  「哼,原來你們一直有聯繫,完全被你騙了啊。」席蒙恩低頭笑著。

  「不過,這和你之前說的不一樣,我很難相信你會背叛自己的部族。」

  「不,這件事早就在我心裡盤算很久了,直到遇到你,我才終於可以開始我的計劃。」

  「哦?」

  「我恨馬肯迪亞族。」歐斯克瞪著索羅提克。

  「你知道在說什麼嗎?」席蒙恩驚訝的說。

  「很久以前,我曾經幫一個不是馬肯迪亞人的女孩求饒,結果,族長視我為叛徒,挖出了我一隻眼睛,把我趕出部族,他說:『那麼坦護異族人,你不配身為馬肯迪亞人!去當你坦護的異族人的狗吧!』,從那時起,我就決定要復仇。」

  「哥哥!你在說什麼?事情不是這樣吧?」拉妮斯塔的表情充滿疑惑。

  「你閉嘴!你不過是我計畫裡的一個棋子,不過你表現的比我想像中的好。」

  歐斯克不屑的表情,讓拉妮斯塔幾乎要哭了出來。

  「哥哥,你……」

  「拉妮斯塔,他不是你哥哥,不要跟這個叛徒說話!當初爸爸挖掉他的眼睛把他趕他出去,說不定就是看穿了瞿黎……不,歐斯克的這種心態。」

  索羅提克淡淡的說,眼睛則瞪著歐斯克。

  「哥……族長,怎麼連你也那麼說?」拉妮斯塔十分吃驚的看著索羅提克。

  「別說話。」索羅提克低聲的對拉妮斯塔說。

  席蒙恩看著索羅提克和歐斯克互瞪的樣子,哈哈大笑起來。

  「歐斯克.漢米恩,歡迎你的加入!」

  席蒙恩指示一旁的士兵幫歐斯克鬆綁,士兵用匕首割開了綁住歐斯克的繩子。

  「哥哥,不要這樣,等你幫他殺死所有馬肯迪亞人之後,他一定也會殺死你的!」拉妮斯塔大喊著。

  「女人!你閉嘴!」席蒙恩瞪視著拉妮斯塔。

  「不過要把這些人抓起來,一定會有人反抗,要是不小心殺死了幾個人,應該也沒關係吧?」

  歐斯克哼哼一笑。

  「你只要告訴他們,反抗的人,連同他的妻子和小孩之後也一起殺死,我想就不會有人反抗了吧!」

  「哦?這還真是一個妙計啊!你們都聽到了吧!」席蒙恩對著馬肯迪亞的眾人說。

  索羅提克跳下馬,用力的把弓箭摔向地上。

  「歐斯克,只要我活著一天,一定會找機會殺了你!」

  看到索羅提克那麼做以後,其他人也紛紛放下武器,席蒙恩在沒有流血的情況下抓住了所有的馬肯迪亞人。


回 異色之瞳 分類

同分類上一篇: [異色之瞳]第四章 背叛(4)
同分類下一篇: [異色之瞳]第四章 背叛(6)



異色之瞳 / 人氣(9) / 回應(0)


2014年10月06日 (一) 00:00 [异色之瞳]第四章 背叛(5)

语言: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时值正午,天空一片晴朗,恩达拉的人们正在准备午餐,对于不远的山丘上,正驻扎着席蒙恩的军队,毫不知情,过去也曾有军队接近马肯迪亚人营地的事,但通常对方在搜索阶段时,就会先被马肯迪亚人发现,进而拔营撤离,因此从来没有任何的军队看过马肯迪亚人营地的模样;对于总是慎重选择落脚处,并且确认附近没有一般人的马肯迪亚人而言,怎么也想不到,有军队可以不经由任何搜索,精确的在不远处驻扎,而且还是大军。

  大家仍像平常一样谈笑着准备午餐的当下,平原的方向渐渐接近的马蹄声,令所有人都停下动作,依照声音的频率与节奏,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不是血纹马,而且因为只有一匹,因此很可能是搜索中的侦察骑兵,无论如何,他是直直的往营地狂奔而来,男人们纷纷到布篷里拿武器,女人们则把小孩们带到布篷里。

  索罗提克拿着弓箭,站在营地的边界,在他身后的男人们也提着各种武器摒息以待,大家都想着:假如这个骑兵真的笔直而来,那么对方营地很可能已经离他们很接近了。

  地平线的一端已经可以看见人影,似乎是个女人,他有着飘扬的长发。

  拿弓的人们全都提起弓箭,等待族长下令。

  「拉弓!」索罗提克喊着。

  骑兵又更加接近,现在他进入射程范围了。

  「咦?」

  一个男人发出疑问的声音,接着所有人面面相觑了起来,有些人把弓放松下来。

  「干什么!把弓提起来!」索罗提克重新下令。

  「可……可是……那不是拉妮斯塔吗?」

  索罗提克提起弓,做势瞄准。

  「听好,对方也可能是伪装的!也许有人知道拉妮斯塔不在。」

  一个小孩突然从帐篷跑了出来,指着外面。

  「啊!拉妮姐姐回来了!」小孩这一喊。

  营区里所有人都从布篷里走出来,有些小孩甚至兴奋的跑到男人们的旁边。

  「混帐!干什么,全部给我回去!」索罗提克大吼起来。

  小孩子们吓了一跳,全都跑回布篷,女人们也赶紧躲回篷里。

  索罗提克拉满弓弦,箭尖直指迎面而来的骑兵。

  「族长,这……」

  骑兵接近的程度已可以完全看清五官,所有人都确定骑马的人,就是拉妮斯塔。

  「混帐!我知道。」索罗提克嘴里那么说,但手上的弓箭却丝毫没有放松。


  所有人看着索罗提克,突然不知如何是好,没有人理解族长为何如此警戒,对方可是自己的亲妹妹,世上的易容术应该也不可能做到如此逼真,马肯迪亚人有自己的骄傲,不太可能被收买,何况是族长妹妹这样的身份,就更不可能了,而且,想收买马肯迪亚人的人,恐怕世间也找不到吧!

  「保持警戒!」索罗提克再次强调。

  大家只好提起武器,做出警戒的态势。

  拉妮斯塔已跑到大家的跟前,拉紧缰绳停马,看到大家对自己警戒的样子,虽然感到奇怪,但也管不了那么多,她有更重要的事要说。

  「哥哥,快叫大家离……」

  「你是谁?」索罗提克问着,语气十分严肃。

  「哥哥,别闹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快点叫……」

  「你是谁?」索罗提克又问,这次加大了音量。

  拉妮斯塔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我是『拉妮斯塔.汉米恩达拉』!」拉妮斯塔刻意放慢速度,发音清楚,在她看来,不知道哥哥在发什么神精。

  「满意了吧?好了,别闹了,听我说……」拉妮斯塔准备下马。

  「不准动!你为什么要伪装成我妹妹,你到底是谁?」

  男人们手上不敢放松,但面面相觑了起来,他们知道,族长应该知道她的确就是拉妮斯塔,否则不会到现在还没将对方射下马抓起来,但如今族长究竟在干什么,却没人理解。

  「哥哥,你在发什么疯?现在真的不是闹这个的时候!」

  拉妮斯塔恼火了起来,语气变得很不客气,索罗提克则瞪着她没有回答。

  「你该不会还在生气我自己跑出……啊……」拉妮突然想到了什么。

  她抓起缰绳,马缓缓的前前后后走了几步,马蹄声组成一种独特的节奏。

  索罗提克放下弓箭,其它人则松了一口气。

  「拉妮姐姐!」几个小孩子冲出帐篷,开心的奔向拉妮斯塔。

  「哥哥,我忘记做这个,你就直说麻,我那么久没出去了,很少做这个耶,现在没时间浪费了,听我说……」

  拉妮斯塔说着跳下马,才落地,就被索罗提克敲了头。

  「混帐!这是身为马肯迪亚人基本中的基本,你不知道吗?」

  「……对不起麻,不说这个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赶快叫大家拔营离开这里!」

  「什么?」



  大地震动,大批血纹马在平原上奔驰,就像在绿色餐巾上打翻的牛奶,索罗提克听了拉妮斯塔的报告之后,立刻要大家准备离开,除了武器和一些必要的东西之外,其它的东西留在原地,他们快速的把布篷拆倒,盖上草皮树叶,如果没有被发现,也许日后还有机会取回。

  顾不得隐密行动,血纹马全力奔驰,这一带都是平原,没有地方躲藏,对方知道自己原本精确的位置,只有发挥血纹马的机动力,一举把距离拉开,这次因为没有时间先确认下一个停留地点,因此索罗提克决定先躲到一天之内可以到达的卡帕度西亚森林去,再觅下一个停留处,只要在森林里面,对方的搜索也会比较困难。

  然而索罗提克的想法完全被席蒙恩料到。

  黄昏,当大家可以看到森林的同时,也看到席蒙恩的大军正在前方等着他们。

  「啧……怎么会……?」索罗提克皱起眉头。

  「别慌!掉头往南!他们追不上血纹马的!」

  全部的人立刻听从指示,全力向南奔驰,而席蒙恩的部队也追赶上来,但是距离渐渐被拉开的,就算是轻装骑兵,还是不可能追上血纹马。

  就在大家松口气的同时,却发现前面不远的地方有许多倒下的枯木和荆棘,由东向西布置了长长一条障碍,如果要绕过去,说不定就会被追上。

  「可恶!向东!」

  索罗提克立刻下令改变方向,但是才跑没多远,就发现斜前方席蒙恩的部队正在往自己靠近,而后方的轻骑兵仍紧追不舍,旁边的枯木荆棘也还要向前跑一段路才能绕过,如果向北,也很有可能会被夹击或切断,但目前这是唯一选择了。

  「别怕!大伙儿向北!」

  席蒙恩的部队完全配合着索罗提克的动向,两支部队像关门一样渐渐合流,而后方的位置则由从西南方赶过来的第三支部队补上。

  马肯迪亚人很快的被完全包围。

  「可恶!备战,把女人和小孩带到中间去!」

  原本,如果索罗提克不要急着进森林而全速前进,采取隐密行动的话,也许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包围,因为行进的轰隆声,使得离开营帐后的位置,也被席蒙恩完全掌握,结果才形成现在这样完美的包围网,索罗提克仗着血纹马的机动性,反而成了被包围的原因。

  「席蒙恩!没见过像你那么恶心的人!」拉妮斯塔认出队前骑在马上的席蒙恩,忍不住叫骂!

  「马肯迪亚人这个多年来的祸患终于可以解除了。」席蒙恩喃喃的说着。

  「全军注意,除了族长活捉之外,其它人全部可以杀掉!」

  席蒙恩举起手,正要向前挥示意攻击时,后方传来一个声音。

  「等等!有件事我忘了跟你说!」说话的人是欧斯克。

  马肯迪亚的众人对于欧斯克竟然在对方的阵中感到不可思议。

  「太好了,哥哥你没事!」拉妮斯塔高兴的说。

  「带过来!」席蒙恩将手放下。

  一名士兵载着被绑住的欧斯克到席蒙恩身旁。

  「哼!因为全军出动才带着你,留你活口是希望你能帮我问出一点事情,现在这种情况,如果是坦护马肯迪亚人的话,就免了!」席蒙恩不屑的说着。

  「其实呢,马肯迪亚人在几年前分裂成两支,这只是其中一支而已,你不如把他们先全部抓起来,说不定可以引来另一支的救援,到时一网打尽,那才算是根绝马肯迪亚人吧,否则你自以为根绝,别处却有马肯迪亚人出没,你大概会被世人耻笑吧!」

  「混帐!瞿黎拉葛!你在说什么!」索罗提克对着欧斯克大吼。

  「你闭嘴!」欧斯克吼了回去。

  所有的马肯迪亚人都楞住了,在马肯迪亚族里,族长的权威不可侵犯,在公开场合对族长无礼,更是史无前例。

  「哦?」席蒙恩则微微的笑了。

  「席蒙恩大人,让我加入你们吧!虽然我是马肯迪亚人,但是让我效忠你们绝对有帮助!」

  「哦?这是背叛宣言吗?在自己的族人面前?」

  欧斯克点点头。

  马肯迪亚人鼓躁起来。

  「瞿黎拉葛!看错你了,你这个叛徒!」男人们骂着。

  「没想到……」女人们哭了起来。

  「哥哥…….你……」拉妮斯塔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可恶!你回来时应该杀了你,我们会被找到果然是你干的好事!」

  索罗提克咬牙切齿,同时把箭射向欧斯克,不过被席蒙恩打落了。

  「假如你要加入我们的话,这些人就更不用让他们活着了,只要用你的『血纹马追迹术』不就可以找到另一支马肯迪亚人了吗?」席蒙恩笑着说。

  欧斯克夸张的大笑了起来。

  「原来你真的相信我说的『血纹马追迹术』这种荒唐的技术?我以为你早看穿了。」

  席蒙恩满脸通红,而附近包括马肯迪亚人在内的所有人也都面面相觑起来。

  「你骗我?那你是怎么找到他们的?」

  「假如你离开了你的军营,之后要再回去,有什么困难的吗?」

  「哼,原来你们一直有联系,完全被你骗了啊。」席蒙恩低头笑着。

  「不过,这和你之前说的不一样,我很难相信你会背叛自己的部族。」

  「不,这件事早就在我心里盘算很久了,直到遇到你,我才终于可以开始我的计划。」

  「哦?」

  「我恨马肯迪亚族。」欧斯克瞪着索罗提克。

  「你知道在说什么吗?」席蒙恩惊讶的说。

  「很久以前,我曾经帮一个不是马肯迪亚人的女孩求饶,结果,族长视我为叛徒,挖出了我一只眼睛,把我赶出部族,他说:『那么坦护异族人,你不配身为马肯迪亚人!去当你坦护的异族人的狗吧!』,从那时起,我就决定要复仇。」

  「哥哥!你在说什么?事情不是这样吧?」拉妮斯塔的表情充满疑惑。

  「你闭嘴!你不过是我计画里的一个棋子,不过你表现的比我想象中的好。」

  欧斯克不屑的表情,让拉妮斯塔几乎要哭了出来。

  「哥哥,你……」

  「拉妮斯塔,他不是你哥哥,不要跟这个叛徒说话!当初爸爸挖掉他的眼睛把他赶他出去,说不定就是看穿了瞿黎……不,欧斯克的这种心态。」

  索罗提克淡淡的说,眼睛则瞪着欧斯克。

  「哥……族长,怎么连你也那么说?」拉妮斯塔十分吃惊的看着索罗提克。

  「别说话。」索罗提克低声的对拉妮斯塔说。

  席蒙恩看着索罗提克和欧斯克互瞪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

  「欧斯克.汉米恩,欢迎你的加入!」

  席蒙恩指示一旁的士兵帮欧斯克松绑,士兵用匕首割开了绑住欧斯克的绳子。

  「哥哥,不要这样,等你帮他杀死所有马肯迪亚人之后,他一定也会杀死你的!」拉妮斯塔大喊着。

  「女人!你闭嘴!」席蒙恩瞪视着拉妮斯塔。

  「不过要把这些人抓起来,一定会有人反抗,要是不小心杀死了几个人,应该也没关系吧?」

  欧斯克哼哼一笑。

  「你只要告诉他们,反抗的人,连同他的妻子和小孩之后也一起杀死,我想就不会有人反抗了吧!」

  「哦?这还真是一个妙计啊!你们都听到了吧!」席蒙恩对着马肯迪亚的众人说。

  索罗提克跳下马,用力的把弓箭摔向地上。

  「欧斯克,只要我活着一天,一定会找机会杀了你!」

  看到索罗提克那么做以后,其它人也纷纷放下武器,席蒙恩在没有流血的情况下抓住了所有的马肯迪亚人。


回 异色之瞳 分类

同分类上一篇: [异色之瞳]第四章 背叛(4)
同分类下一篇: [异色之瞳]第四章 背叛(6)



异色之瞳 / 人气(9) / 响应(0)


Copyright ©  Enabling Clause 2014~2019 奮鬥的繪畫之路 Struggling for the Road of Painting     管理者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