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ngual comparison
Please select the language you want to comparison:
The left language:    The right language:   

Tt.梅梗的母語為繁體中文,若文章有疑義,請以繁體中文為主。
Tt.Megan's native language is Chinese(Traditional), if the article has doubts, please treat Chinese(Taiwan) as correct.

2015年05月25日 (一) 00:00 失約

語言: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老闆!來碗梅子汁吧!」一名少年在坐騎上說道。

  『是!馬上來!』

  少年下得馬來,拴了馬,隨意找個位子坐下,這是一間露天的茶店,開在荒野末端,再向前去,便是一座森林,少年打量著這家店,注意到櫃台的後面掛著一個女人的肖像,看上去十分美麗。

  『您的梅子汁來了!』

  「哦!謝謝!老闆啊!從這到維里城還有多遠呀?」

  少年一面掏出茶錢,一面問道。

  『哦!大概還有一百五十里吧!』

  「這麼說來,再行個二天就到囉?」

  老闆卻搖搖手:『不瞞您說,您大概還是得花五天的路程,繞上一繞。』

  「繞?為什麼?」

  『過了前面這座森林之後有個村子,那個村子二十年前鬧過瘟疫,全村的人都死光了...』

  少年笑到:「那也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就算村子荒蕪,也不至於到那裡還會染病吧?」

  『不,不是這個問題,從以前到現在,凡是進到那村子裡的人,都沒有再被人看到過了,除了...』

  「除了什麼?」

  『不...沒什麼...總之,您還是不要輕意冒險呀!』

  少年摸摸懷中的信,心道:

  「這信是越早送到越好,若是吉泰子爵反叛成功,那收拾起來就麻煩了!這個任務非完成不可...若是真走上五天...」

  少年一口喝乾了梅子汁,起身上馬,臨走前又看了一眼肖像,忍不住問道:

  「老闆呀,有件事我不知道該問不該問。」

  『旦問無妨。』

  「你櫃台後面掛的那幅畫像,是你內人嗎?」

  『呵呵呵,不,不是,那是我母親!』

  「哦!你母親真漂亮呀!」

  老闆看著少年,生意人親切的面容換上了嚴肅:

  『年輕人,我猜你仍想穿過那村子吧?我看,我還是告訴你好了。』

  「什麼?」

  『十五年前,我的母親是唯一從那個村子回來的人,可是她回來時身上染了病,』

  「瘟疫?」

  老闆搖搖頭:『不,只是普通的風寒,但是回來之後沒幾天就去世了,她去世前的最後一句話卻是【我得回村子找那個女孩。】無論你相不相信,我說的都是實話!之前有好幾個人不信我的話,他們總說:【老頭,放心吧!我會回來證明給你看的!】,但是至今卻沒有任何一個人回來。』

  「老闆,謝謝你的好意,我會銘記在心的。」說完,便策馬前行。

  行了一日,少年穿過了森林,來到了村子外頭,這時是正午,天氣正熱,少年進了村子,牽著馬,找屋沿下蔭涼處坐下,這村子的房子雖舊,卻不破,一點也看不出是二十年絕無人跡的地方,少年心裡認為,也許這個地方早就有人住了,只是不想被人干擾,才放出那謠言也不一定。心中暗暗慶幸信應該可以及時送到,這時,在他身旁的木門突然打開。



  『你是誰?』

  只見一名看上去十五、六少女從門裡探出頭來,少年趕緊站起來:

  「我...我只是在這裡歇歇腳而已...啊...我是說,我叫普利莫。」

  『呵呵呵...』

  少女輕輕的笑起來,可是眼裡卻冷冷的似無笑意,這個笑聲讓少年背脊發涼。

  『要不要進來,裡面比外面涼快哦!』

  「這...這....」

  少女竟拉起普利莫的手。

  『放心吧,屋裡只有我一個人而已,我好無聊哦!進來陪我吧!我會泡茶給你喝的!』

  普利莫就這麼不知所措的被拉進屋去。

  屋子裡很暗,只有兩面窗子透進滿是灰塵的光,木製地板,一張木桌,一個櫃子,此外沒有別的東西,少女從櫃子裡拿出兩個茶杯,泡了茶。

  「這個...我,我還得...」

  『來,請喝!』

  少女把杯子交到普利莫的手上,打斷了他的話頭,普利莫看看手中的茶,清澈見底的淡綠色,似乎喝下去整人就清涼起來一般,
  
  『喝吧!很好喝哦!』

  普利莫看看少女,看看茶,小心翼翼的喝上一口,

  「哇!好好喝!」

  少女笑道:『看吧!以前有個姐姐也說我泡的茶很好喝呢!』

  這次的笑容,眼裡有了笑意,看上去可愛許多,普利莫一時竟看呆了,少女拿起自己面前的茶,輕輕的喝上一口,看了一眼普利莫,普利莫這才發現了自己失態,滿臉通紅的拿起茶杯喝起來。少女從懷裡拿出手帕,為普利莫擦汗:

  『你看起來很累了,在我這裡睡一下吧!』

  「不...我還得...」

  少女雙手捧著普利莫的臉,將他的頭放到自己的腿上,右手拿起扇子,為枕在自己腿上的普利莫扇涼。

  「啊...這...」

  『放心吧,我會叫你起來的,你安心休息吧!』

  普利莫一方面連日的跋涉,露宿荒野,沒能好好休息,確實也累了,另一方面自己的行程也比預定的早了些許,便這麼沉沉的睡去了。

  當普利莫再醒來時,屋裡一片漆黑,只有兩扇窗透進淡淡的月光,普利莫跳了起來,「糟了!」普利莫早已忘了自己在少女的家中,直到看到黑暗中透出少女雙眼淡淡的褐色微光。

  「啊!對不起!我有要事在身,得走了!謝謝你的招待!」

  普利莫推開門,往外走,卻被少女抓住右手:

  『你要去哪裡,再陪我一下!』

  「抱歉!」普利莫用力掙開,上得馬去,策馬便行。

  普利莫額上冒著豆大汗珠,快馬加鞭,心裡只是懊悔自己貪休息,竟把超前的行程變成了落後。

  普利莫跑了許久,只見月亮從偏東移到了頭頂,又從頭頂移到了偏西,可是卻一點也沒有出村的跡象,馬有點累了,腳步漸漸放慢,普利莫看這樣下去,馬恐怕支持不住,只好下馬徐徐而行,走著走著,前面的一幢房子的門突然打開,一個人影從屋中走出,普利莫漸漸走近,一看之下吃驚不已,這人影不是別人,正是那少女。

  『留下來陪我!』

  「我還有事情要辦!請讓我離開這裡!」

  『留下來陪我!』

  「...」

  普利莫低下了頭沉吟半晌。

  「先讓我離開這,我辦完事情一定回來陪妳,好嗎?」

  『你騙我!你不會回來!』

  「我不騙你,我一定會回來!」

  『以前有一個姐姐,也說她會回來,結果她騙我,她沒有回來!』

  普利莫突然想起老闆的話,以及那幅肖像。

  「你說的那個姐姐是不是紅色頭髮,大概到這裡那麼長,眉毛是這樣...」

  普利莫比手劃腳的把那肖像形容了一遍。

  『你...你怎麼會知道?你認識姐姐?』

  「不,我不認識,但是那個姐姐不是不回來找你,是因為她沒辦法回來,她死了!」

  『真的?那姐姐不是故意不回來找我?』

  「真的!相信我!我無論如何一定會回來找你!」

  『你騙人!你都知道是我讓你走不出村子,你都知道我不是人了,你怎麼可能願意回來!我要殺了你!你是騙子,和以前的騙子都一樣!我不相信你!』

  說著少女發起紅光,全身變成腐爛的屍體,普利莫卻不害怕,他抱住了少女

  「如果我不能到前面的城去,就會死很多人,求求妳,放我過去!我一定會回來!相信我!」

  少女的紅光退去,恢復原來的模樣,兩行淚掛在臉上。

  『不騙人?』
  
  「不騙人!」

  後來,普利莫輕易的離開了村子,來到了維里城,維里城城主收到了信,立刻提防起吉泰子爵,吉泰子爵不知道事跡敗露,仍依計畫反叛,城裡打了一場小規模的戰役,吉泰子爵戰敗,反叛輕易的被平定,然而普利莫卻在這場戰役中,中箭身亡。

  少女等了數日,不見普利莫回來,心中由傷心漸漸轉為憤恨,她坐在屋裡,計畫著要如何折磨路過這裡的人。

  叩叩叩,這天,有人來敲少女的門,少女心中竊笑,終於來了一個出氣包,她緩緩起身,走向門口。就在她將把門打開時,

  門外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你在吧?」「我們回來了!」以及普利莫的聲音。

  從此,再也沒有人看到或找到這個村子。

End

回 中短故事 分類

標籤: 插畫
同分類上一篇: 聾之心 心之籠
同分類下一篇: 玉魂(上)



中短故事 / 人氣(10) / 回應(0)


2015年05月25日 (一) 00:00 失约

语言: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老板!来碗梅子汁吧!」一名少年在坐骑上说道。

  『是!马上来!』

  少年下得马来,拴了马,随意找个位子坐下,这是一间露天的茶店,开在荒野末端,再向前去,便是一座森林,少年打量着这家店,注意到柜台的后面挂着一个女人的肖像,看上去十分美丽。

  『您的梅子汁来了!』

  「哦!谢谢!老板啊!从这到维里城还有多远呀?」

  少年一面掏出茶钱,一面问道。

  『哦!大概还有一百五十里吧!』

  「这么说来,再行个二天就到啰?」

  老板却摇摇手:『不瞒您说,您大概还是得花五天的路程,绕上一绕。』

  「绕?为什么?」

  『过了前面这座森林之后有个村子,那个村子二十年前闹过瘟疫,全村的人都死光了...』

  少年笑到:「那也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就算村子荒芜,也不至于到那里还会染病吧?」

  『不,不是这个问题,从以前到现在,凡是进到那村子里的人,都没有再被人看到过了,除了...』

  「除了什么?」

  『不...没什么...总之,您还是不要轻意冒险呀!』

  少年摸摸怀中的信,心道:

  「这信是越早送到越好,若是吉泰子爵反叛成功,那收拾起来就麻烦了!这个任务非完成不可...若是真走上五天...」

  少年一口喝干了梅子汁,起身上马,临走前又看了一眼肖像,忍不住问道:

  「老板呀,有件事我不知道该问不该问。」

  『旦问无妨。』

  「你柜台后面挂的那幅画像,是你内人吗?」

  『呵呵呵,不,不是,那是我母亲!』

  「哦!你母亲真漂亮呀!」

  老板看着少年,生意人亲切的面容换上了严肃:

  『年轻人,我猜你仍想穿过那村子吧?我看,我还是告诉你好了。』

  「什么?」

  『十五年前,我的母亲是唯一从那个村子回来的人,可是她回来时身上染了病,』

  「瘟疫?」

  老板摇摇头:『不,只是普通的风寒,但是回来之后没几天就去世了,她去世前的最后一句话却是【我得回村子找那个女孩。】无论你相不相信,我说的都是实话!之前有好几个人不信我的话,他们总说:【老头,放心吧!我会回来证明给你看的!】,但是至今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回来。』

  「老板,谢谢你的好意,我会铭记在心的。」说完,便策马前行。

  行了一日,少年穿过了森林,来到了村子外头,这时是正午,天气正热,少年进了村子,牵着马,找屋沿下荫凉处坐下,这村子的房子虽旧,却不破,一点也看不出是二十年绝无人迹的地方,少年心里认为,也许这个地方早就有人住了,只是不想被人干扰,才放出那谣言也不一定。心中暗暗庆幸信应该可以及时送到,这时,在他身旁的木门突然打开。



  『你是谁?』

  只见一名看上去十五、六少女从门里探出头来,少年赶紧站起来:

  「我...我只是在这里歇歇脚而已...啊...我是说,我叫普利莫。」

  『呵呵呵...』

  少女轻轻的笑起来,可是眼里却冷冷的似无笑意,这个笑声让少年背脊发凉。

  『要不要进来,里面比外面凉快哦!』

  「这...这....」

  少女竟拉起普利莫的手。

  『放心吧,屋里只有我一个人而已,我好无聊哦!进来陪我吧!我会泡茶给你喝的!』

  普利莫就这么不知所措的被拉进屋去。

  屋子里很暗,只有两面窗子透进满是灰尘的光,木制地板,一张木桌,一个柜子,此外没有别的东西,少女从柜子里拿出两个茶杯,泡了茶。

  「这个...我,我还得...」

  『来,请喝!』

  少女把杯子交到普利莫的手上,打断了他的话头,普利莫看看手中的茶,清澈见底的淡绿色,似乎喝下去整人就清凉起来一般,
  
  『喝吧!很好喝哦!』

  普利莫看看少女,看看茶,小心翼翼的喝上一口,

  「哇!好好喝!」

  少女笑道:『看吧!以前有个姐姐也说我泡的茶很好喝呢!』

  这次的笑容,眼里有了笑意,看上去可爱许多,普利莫一时竟看呆了,少女拿起自己面前的茶,轻轻的喝上一口,看了一眼普利莫,普利莫这才发现了自己失态,满脸通红的拿起茶杯喝起来。少女从怀里拿出手帕,为普利莫擦汗:

  『你看起来很累了,在我这里睡一下吧!』

  「不...我还得...」

  少女双手捧着普利莫的脸,将他的头放到自己的腿上,右手拿起扇子,为枕在自己腿上的普利莫扇凉。

  「啊...这...」

  『放心吧,我会叫你起来的,你安心休息吧!』

  普利莫一方面连日的跋涉,露宿荒野,没能好好休息,确实也累了,另一方面自己的行程也比预定的早了些许,便这么沉沉的睡去了。

  当普利莫再醒来时,屋里一片漆黑,只有两扇窗透进淡淡的月光,普利莫跳了起来,「糟了!」普利莫早已忘了自己在少女的家中,直到看到黑暗中透出少女双眼淡淡的褐色微光。

  「啊!对不起!我有要事在身,得走了!谢谢你的招待!」

  普利莫推开门,往外走,却被少女抓住右手:

  『你要去哪里,再陪我一下!』

  「抱歉!」普利莫用力挣开,上得马去,策马便行。

  普利莫额上冒着豆大汗珠,快马加鞭,心里只是懊悔自己贪休息,竟把超前的行程变成了落后。

  普利莫跑了许久,只见月亮从偏东移到了头顶,又从头顶移到了偏西,可是却一点也没有出村的迹象,马有点累了,脚步渐渐放慢,普利莫看这样下去,马恐怕支持不住,只好下马徐徐而行,走着走着,前面的一幢房子的门突然打开,一个人影从屋中走出,普利莫渐渐走近,一看之下吃惊不已,这人影不是别人,正是那少女。

  『留下来陪我!』

  「我还有事情要办!请让我离开这里!」

  『留下来陪我!』

  「...」

  普利莫低下了头沉吟半晌。

  「先让我离开这,我办完事情一定回来陪妳,好吗?」

  『你骗我!你不会回来!』

  「我不骗你,我一定会回来!」

  『以前有一个姐姐,也说她会回来,结果她骗我,她没有回来!』

  普利莫突然想起老板的话,以及那幅肖像。

  「你说的那个姐姐是不是红色头发,大概到这里那么长,眉毛是这样...」

  普利莫比手划脚的把那肖像形容了一遍。

  『你...你怎么会知道?你认识姐姐?』

  「不,我不认识,但是那个姐姐不是不回来找你,是因为她没办法回来,她死了!」

  『真的?那姐姐不是故意不回来找我?』

  「真的!相信我!我无论如何一定会回来找你!」

  『你骗人!你都知道是我让你走不出村子,你都知道我不是人了,你怎么可能愿意回来!我要杀了你!你是骗子,和以前的骗子都一样!我不相信你!』

  说着少女发起红光,全身变成腐烂的尸体,普利莫却不害怕,他抱住了少女

  「如果我不能到前面的城去,就会死很多人,求求妳,放我过去!我一定会回来!相信我!」

  少女的红光退去,恢复原来的模样,两行泪挂在脸上。

  『不骗人?』
  
  「不骗人!」

  后来,普利莫轻易的离开了村子,来到了维里城,维里城城主收到了信,立刻提防起吉泰子爵,吉泰子爵不知道事迹败露,仍依计画反叛,城里打了一场小规模的战役,吉泰子爵战败,反叛轻易的被平定,然而普利莫却在这场战役中,中箭身亡。

  少女等了数日,不见普利莫回来,心中由伤心渐渐转为愤恨,她坐在屋里,计画着要如何折磨路过这里的人。

  叩叩叩,这天,有人来敲少女的门,少女心中窃笑,终于来了一个出气包,她缓缓起身,走向门口。就在她将把门打开时,

  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你在吧?」「我们回来了!」以及普利莫的声音。

  从此,再也没有人看到或找到这个村子。

End

回 中短故事 分类

标签: 插画
同分类上一篇: 聋之心 心之笼
同分类下一篇: 玉魂(上)



中短故事 / 人气(10) / 响应(0)


Copyright ©  Enabling Clause 2014~2020 奮鬥的繪畫之路 Struggling for the Road of Painting     管理者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