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ngual comparison
Please select the language you want to comparison:
The left language:    The right language:   

Tt.梅梗的母語為繁體中文,若文章有疑義,請以繁體中文為主。
Tt.Megan's native language is Chinese(Traditional), if the article has doubts, please treat Chinese(Taiwan) as correct.

2014年06月19日 (四) 00:00 繪畫的「本身」

語言: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國中的時候,美術老師王育真在一長串的話中,隨口夾了一句:「畫的好的話,就會想再畫」,換句話說,畫得不好的話,就會意興意興闌珊,而這個畫的好不好的主觀,恐怕除了自我認知外,也包含著外界的看法,所以曾看某位畫得不錯的人在網誌上說了類似「雖然你們這些朋友有時很機車,但稱讚的功夫真是一流,若是沒有你們,也許我沒辦法畫到現在」的話,如此說來,繪畫的成品的好壞似乎關係著畫家是不是可以堅持下去。

  但是沒有人一開始就畫得很好並且得到稱讚的吧?那麼他們又是怎麼走到畫得好的地步呢?如果畫畫的結果是關鍵的話,或許攝影可以更快的獲得結果吧?

  手塚治虫說:「如果有一天,突然想當漫畫家,先不要急著和同業交往,也不要到出版社叩關,只要專心、大量的畫,如果持續幾年,執筆的意念沒有減退,或許機運使然,幸運自會從遠方舞來。」手塚先生完全沒有提到畫的作品好不好的問題,也沒有提到如何走下去的問題,他只說要專心、大量的畫。

  張曉風說:「寫作這件事,是必須寵辱皆忘的,否則一讚一喜,一貶一愁,人不就像籃球場上的球一樣,一上一下,一下一上,不發瘋才怪。」,顯然,張曉風認為外界對作品好壞的看法,並不是最重要的;張曉風小時候曾天天投稿,然後每天收昨天的退稿,剛開始會不好意思,退稿會失落,後來竟成了生活節奏,反正每天都有想寫的東西,就每天寫每天投。

  鈴木一朗小時候與父親天天打球,我懷疑他從來沒想過自己的技術好不好,而只是喜歡打球,並在其中得到樂趣,手塚小時候因為家裡有很多漫畫,父親也愛看,就很自然的一直畫,也愛畫,張曉風就不用說了,他們都是喜歡「做」某事,而不是喜歡做某事的「結果」。

  鈴木打球不是為了打完九局後的贏球,張曉風寫作不是為了寫完的文章出書,手塚畫畫也不是為了漫畫完稿出版,鈴木喜歡打棒球本身,張曉風喜歡寫作本身,手塚喜歡畫畫本身,他們都可以從中得到樂趣。

  或許外界的支持和作品優質的成就感確實可以使人堅持走下去,但是這就和為考試而讀書,一但沒了考試,就不再讀書了,為了截稿而畫畫,沒有截稿日就不畫畫了,人生總是有低潮不順的時候,外界的支持也不可能維持一輩子,而且鈴木、手塚及曉風似乎都不太強調成就感和外界的支持,但是他們仍然一路走來,手塚甚至曾經欠了一屁股債到明天的午餐是什麼都不確定,但是,他仍然畫下去了。

  這樣,在外界不支持的情況下,到底是什麼讓他們走下去的?

  記得大一的時候羅芳老師曾拿著我的畫,沒說什麼意見,只是告訴我:「有趣最重要!」,當時我只是聽聽就過去了,但這話卻偶爾會浮上心頭,而現在,我似乎有點懂了。

  如果在做的事本身不有趣,是不可能讓人不眠不休的,常聽說有人熬夜玩網路遊戲,那正是因為網路遊戲讓人感到有趣。

  有個朋友告訴我,他很在意畫出來的圖好不好、有沒有味道,可是自己總是不滿意,畫完了也沒有成就感,外界的支持不用提,我覺得,也許只是因為他總是低調進行,不過他認為應該還是作品真的不吸引人,他說他被稱讚的情況是很少的,雖然我告訴他,張曉風說要寵辱皆忘,他卻說,當他的畫被稱讚時很少會覺得很開心,但是如果被無言或貶,卻很難不在意,看起來,他是把注意力都加在畫完的作品上。

  按他的說法,從「有時候」畫畫是麻煩的、痛苦的、無趣的、討厭的,到「經常」畫畫是麻煩的、痛苦的、無趣的、討厭的,他似乎已經無法感受到繪畫的樂趣、繪畫本身的樂趣、繪畫過程的樂趣。

  他算是個動漫愛好者,可以打電動打到三更半夜,畫畫卻很少可以,可以連續看六小時動畫不用去床上躺著休息,畫畫六個小時卻至少躺個三、四次,這就像在說,對他而言打電動看動畫比繪畫本身有趣多了。

  他卻還是莫名奇妙的堅持走這條路,只是越走越慢,越走越猶豫。

  對他來說,繪畫成了羈絆,成了卸不下的負擔,成了不願放棄的執著,可是,看他低落的樣子,能走得下去嗎?走得到山頂嗎?

  我建議他,要試著找回繪畫「本身」的樂趣,就算它早就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


回 瑣事雜想 分類

標籤: 哲學思辯 勵志
同分類上一篇: 麻木女孩
同分類下一篇: 小笨,你是隻貼心的貓,謝謝你陪了我十三年
延伸閱讀:
2016-04-07  LINE貼圖畫的美不美究竟對銷售量影響大不大?
2017-01-12  家人反對自己畫畫怎麼辦?



瑣事雜想 / 人氣(236) / 回應(1)


2014年06月19日 (四) 00:00 绘画的「本身」

语言: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国中的时候,美术老师王育真在一长串的话中,随口夹了一句:「画的好的话,就会想再画」,换句话说,画得不好的话,就会意兴意兴阑珊,而这个画的好不好的主观,恐怕除了自我认知外,也包含着外界的看法,所以曾看某位画得不错的人在网志上说了类似「虽然你们这些朋友有时很机车,但称赞的功夫真是一流,若是没有你们,也许我没办法画到现在」的话,如此说来,绘画的成品的好坏似乎关系着画家是不是可以坚持下去。

  但是没有人一开始就画得很好并且得到称赞的吧?那么他们又是怎么走到画得好的地步呢?如果画画的结果是关键的话,或许摄影可以更快的获得结果吧?

  手冢治虫说:「如果有一天,突然想当漫画家,先不要急着和同业交往,也不要到出版社叩关,只要专心、大量的画,如果持续几年,执笔的意念没有减退,或许机运使然,幸运自会从远方舞来。」手冢先生完全没有提到画的作品好不好的问题,也没有提到如何走下去的问题,他只说要专心、大量的画。

  张晓风说:「写作这件事,是必须宠辱皆忘的,否则一赞一喜,一贬一愁,人不就像篮球场上的球一样,一上一下,一下一上,不发疯才怪。」,显然,张晓风认为外界对作品好坏的看法,并不是最重要的;张晓风小时候曾天天投稿,然后每天收昨天的退稿,刚开始会不好意思,退稿会失落,后来竟成了生活节奏,反正每天都有想写的东西,就每天写每天投。

  铃木一朗小时候与父亲天天打球,我怀疑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的技术好不好,而只是喜欢打球,并在其中得到乐趣,手冢小时候因为家里有很多漫画,父亲也爱看,就很自然的一直画,也爱画,张晓风就不用说了,他们都是喜欢「做」某事,而不是喜欢做某事的「结果」。

  铃木打球不是为了打完九局后的赢球,张晓风写作不是为了写完的文章出书,手冢画画也不是为了漫画完稿出版,铃木喜欢打棒球本身,张晓风喜欢写作本身,手冢喜欢画画本身,他们都可以从中得到乐趣。

  或许外界的支持和作品优质的成就感确实可以使人坚持走下去,但是这就和为考试而读书,一但没了考试,就不再读书了,为了截稿而画画,没有截稿日就不画画了,人生总是有低潮不顺的时候,外界的支持也不可能维持一辈子,而且铃木、手冢及晓风似乎都不太强调成就感和外界的支持,但是他们仍然一路走来,手冢甚至曾经欠了一屁股债到明天的午餐是什么都不确定,但是,他仍然画下去了。

  这样,在外界不支持的情况下,到底是什么让他们走下去的?

  记得大一的时候罗芳老师曾拿着我的画,没说什么意见,只是告诉我:「有趣最重要!」,当时我只是听听就过去了,但这话却偶尔会浮上心头,而现在,我似乎有点懂了。

  如果在做的事本身不有趣,是不可能让人不眠不休的,常听说有人熬夜玩网络游戏,那正是因为网络游戏让人感到有趣。

  有个朋友告诉我,他很在意画出来的图好不好、有没有味道,可是自己总是不满意,画完了也没有成就感,外界的支持不用提,我觉得,也许只是因为他总是低调进行,不过他认为应该还是作品真的不吸引人,他说他被称赞的情况是很少的,虽然我告诉他,张晓风说要宠辱皆忘,他却说,当他的画被称赞时很少会觉得很开心,但是如果被无言或贬,却很难不在意,看起来,他是把注意力都加在画完的作品上。

  按他的说法,从「有时候」画画是麻烦的、痛苦的、无趣的、讨厌的,到「经常」画画是麻烦的、痛苦的、无趣的、讨厌的,他似乎已经无法感受到绘画的乐趣、绘画本身的乐趣、绘画过程的乐趣。

  他算是个动漫爱好者,可以打电动打到三更半夜,画画却很少可以,可以连续看六小时动画不用去床上躺着休息,画画六个小时却至少躺个三、四次,这就像在说,对他而言打电动看动画比绘画本身有趣多了。

  他却还是莫名奇妙的坚持走这条路,只是越走越慢,越走越犹豫。

  对他来说,绘画成了羁绊,成了卸不下的负担,成了不愿放弃的执着,可是,看他低落的样子,能走得下去吗?走得到山顶吗?

  我建议他,要试着找回绘画「本身」的乐趣,就算它早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回 琐事杂想 分类

标签: 哲学思辩 励志
同分类上一篇: 麻木女孩
同分类下一篇: 小笨,你是只贴心的猫,谢谢你陪了我十三年
延伸阅读:
2016-04-07  LINE贴图画的美不美究竟对销售量影响大不大?
2017-01-12  家人反对自己画画怎么办?



琐事杂想 / 人气(236) / 响应(1)


Copyright ©  Enabling Clause 2014~2020 奮鬥的繪畫之路 Struggling for the Road of Painting     管理者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