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ngual comparison
Please select the language you want to comparison:
The left language:    The right language:   

Tt.梅梗的母語為繁體中文,若文章有疑義,請以繁體中文為主。
Tt.Megan's native language is Chinese(Traditional), if the article has doubts, please treat Chinese(Taiwan) as correct.

2014年09月08日 (一) 00:00 [異色之瞳]第四章 背叛(1)

語言: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盛怒之下離開克朗德斯鎮的歐斯克,在野外走了一段時間之後,漸漸冷靜下來,此時他才察覺到自己根本沒有哪裡可以去,單獨前往尼豐城,別說要救拉妮斯塔,能不能潛進去都是問題。

  「喂!還給他啦!」道路旁傳來稚氣的聲音。

  歐斯克轉頭一看,聲音的來源是一個小女孩,她在一間小木屋的前面,在她的身邊還有兩個男孩,一個是胖而高大的男孩,他手上高舉著一只玩具小木車,另一個是略矮小的男孩,正向上伸直雙手想搶回小木車,而在們兩個之間的,便是那個小女孩,她的身材矮而微胖,正在一旁喊叫,企圖調停。

  「還米恩啦!那是他爸爸特別買給他的耶!」小女孩喊著。

  「有本事來搶啊!」大男孩把手舉得更高。

  小男孩努力拉長手,甚至跳了起來,但還是完全碰不到小木車,女孩在旁邊尖叫著,但她也對大男孩沒辦法,大男孩高興的戲弄著小男孩,小男孩急得快哭出來了。

  「小朋友,不要這樣欺負人。」

  歐斯克輕易的從大男孩高舉的手上拿走了木車,並還給了小男孩,小男孩和小女孩開心的道謝,大男孩則生氣的叫罵:

  「關你什麼事啦!臭老頭!」

  大男孩當然知道歐斯克並不老,這麼說只是想激怒歐斯克和宣洩不滿,當然歐斯克不可能因此被激怒,此時,小木屋的門打開,門的那頭是一個年輕的少婦,看到歐斯克嚇了一跳。

  「你們兩個快進來,漢克,你也快回家去!」

  歐斯克見狀,點頭示意,匆匆離開。

  還沒決定好目的地的歐斯克,茫然的走著,他開始回想起過去的事,一直以來,他都主張如果馬肯迪亞人不要再劫掠,世人一定會不再歧視馬肯迪亞人,他甚至為此刺瞎單眼離族,混進一般人的城鎮,想證明馬肯迪亞人只要願意讓步,世人一定會改變看法,但如今,什麼也沒有改變,雖然恩達拉自稱未再劫掠,但仍有城鎮被馬肯迪亞人洗劫,世人依舊憎惡馬肯迪亞人,衝突依然不斷發生,優麗露緹被殺,拉妮斯塔被抓,結果歐斯克自己究竟為自己的主張做了什麼?

  歐斯克想起剛才遇到的三個孩子,女孩雖然看不慣大男孩的行為,卻無力阻止,只是拼命的在一旁叫罵,這不但幫不了小男孩的忙,也無法改變情況。

  歐斯克覺得自己就像那個小女孩,僅管自己一直勸說族裡不要劫掠,甚至還離族,但這像什麼?一味的希望別人改變,一味的抱怨著別人不改變,但自己卻無力做任何事,這不就像小孩子哭鬧,只是吵著要別人為自己的目的伸出援手嗎?

  歐斯克停下腳步,看著自己的雙手。

  「我需要力量。」他喃喃的說。

  歐斯克意識到自己一個人的力量很微薄,這已不需要證明,現在的他連救自己妹妹都辦不到。

  所以他必須要借助別人的力量,就像小男孩借助了歐斯克的力量一樣。

  但是,這種力量要去哪找?若說是小時候遇到的,保護大家不被奧納蝗蜂攻擊的軍官,根本沒有線索找起,歐斯克雙手抓亂頭髮,懊惱的就地坐下,突然聽到咔啦一聲,衣服裡有個東西掉出來,他拿起來一看,那是一片半個手掌大小的金屬片,上面有一個女人的浮雕,右下角用藍色的染料寫了「S.L.」,歐斯克把它翻過來,背面則寫有一些官方條文,那是席蒙恩給他的信物,歐斯克看著它,想不起自己為何會有這個東西,接著他想起席蒙恩手下殺死優麗露緹的情景,激動而複雜心情湧上心頭,他閉上了眼睛。

  片刻,他緊抓著胸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試圖令自己冷靜下來,事到如今,他不想再失去誰,他需要力量︱︱無論是誰的,來中止馬肯迪亞人與世人這種衝突的循環,他想起了席蒙恩的話:

  「如果有什麼事要找我幫忙,就拿著它到各地的『艾馬提』。」

  他緊握信物,站了起來,看看四週,心裡計算了一下距離最近的城鎮,然後邁開步伐,往布里爾鎮去。

  無雲的天空飛過一隻蒼鷹,牠的叫聲在荒野中迴蕩,無邊的曠野,天空似乎特別的低,歐斯克的身影在大地上有如米粒,雖然只有一個人,卻不讓人覺得無依,穩重的步伐散發著堅定的意志,就像狼一樣。


  自從杰拉金飾被搶,由席蒙恩組成調查團以來,已經經過了兩個月,然而線索卻少得可憐,布里爾鎮的贓貨事件以及前陣子在森林裡遇到馬肯迪亞人,就只有這麼兩件事談得上與調查有關,在戰場上向來叱吒風雲的席蒙恩,第一次親自押送杰拉金飾就被劫走,這讓他感到十分丟臉,如今調查團成效不彰,更讓他覺得面子掛不住,雖然杰拉領主完全沒有責備席蒙恩的意思,只要他盡力便可,還說如果他辦不好的話,恐怕別人也沒辦法,雖說是杰拉領主的寬大,卻讓席蒙恩更急著想做出成績,因此,回復成軍隊的席蒙恩營區,氣氛相當緊張。

  「都是一群飯桶!一群大男人,卻連一個計畫都想不出來!」

  席蒙恩生氣的用手指在桌子上反覆敲著,急躁之情每個人都感受得到,卻沒有人想得出突破現況的辦法。

  「假如歐斯克在的話,說不定就會有什麼好辦法了……」席蒙恩喃喃的說。

  他看著部下們一籌莫展的樣子,皺起眉頭。

  「嘖,散會吧!」他站起來,揮揮手。

  此時一名士兵走進營帳,手上拿著一張紙。

  「報告,布里爾鎮的艾瑪提傳來消息。」

  席恩深鎖的冒頭稍稍鬆開了一點。

  「有馬肯迪亞人的消息了嗎?」

  「不,是有人找您。」士兵走上前呈上紙條。

  席蒙恩打開一看。

  「哦?這是我給歐斯克的信物拓紋啊!」

  說完笑了起來。

  「哈哈哈,那小子總算來找我了,通告全軍,立刻準備往布里爾鎮進軍!」


  三天前,歐斯克來到了布里爾鎮的艾瑪提出示了信物以後,便被招待在機關內的客房休息,並告訴他,已經派人通知席蒙恩,應該幾天內就會到達,請他這幾日安心住在機關裡,並且不要離開布里爾鎮,以免與席蒙恩錯過,這天中午,席蒙恩的部隊終於到了布里爾鎮。

  席蒙恩一進艾瑪提,便看到歐斯克已經坐在大廳等候。

  「歐斯克!好久不見啊!」

  席蒙恩開心的走向歐斯克,歐斯克站了起來。

  「怎麼了?有什麼事找我嗎?」席蒙恩握著歐斯克的雙手問。

  「我想請你救我妹妹。」歐斯克淡淡的說,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原來你有妹妹啊!她怎麼了?」

  歐斯克於是開始說明拉妮斯塔被克朗德斯鎮抓的事情,但才說到一半,席蒙恩便低下頭,手舉起來要歐斯克先暫停說下去。

  「等等,你是說,要我幫你救一個被尼豐領主抓住的馬肯迪亞人,而這個人是你親妹妹,也就是說……」

  「我是馬肯迪亞人。」

  全場嘩然,幾名士兵拔出了武器,席蒙恩舉起手要大家安靜。

  「歐斯克,你救過我的命,也幫過我很多事,我很欣賞你,所以我才會給你我的信物,希望你能回來找我,甚至希望你可以在我的麾下做事,」

  席蒙恩停頓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接下的話要怎麼說。

  「但是,如果你是馬肯迪亞人的話,那情況就不一樣了,更何況,你還是要我幫你去救一個馬肯迪亞人,這太荒謬了。」

  「要怎麼做你才能幫我?」歐斯克手緊握信物,手背冒出了青筋。

  「沒想到你是馬肯迪亞人……」席蒙恩似乎很為難的滴咕著。

  歐斯克深呼吸了一下,其實他見到席蒙恩的同時,便一直有上前揍他的衝動,但是他的理性不斷的提醒他,這麼做只能一時洩憤,優麗露緹不會因此復活,也救不出拉妮斯塔,他要自己冷靜,這是談判,歐斯克本來就不期待席蒙恩會高高興興的幫助他。

  此時席蒙恩摸著落腮鬍。

  「歐斯克,你的要求真的很困難,它和我的任務相違背,而且你又是馬肯迪亞人,本來我應該馬上把你抓起來,但……」

  「任務?」歐斯克打斷了席蒙恩的話。

  席蒙恩正要回答,卻又低頭思考了一下。

  「……我的任務是追查杰拉金飾,以及追蹤馬肯迪亞人。」

  歐斯克雙手握拳,但席蒙恩並沒有注意到。

  「也包括消滅馬肯迪亞人嗎?」

  席蒙恩別過頭。

  「這點領主沒有明確指示。」

  席蒙恩像是心虛想帶開話題般,立刻又接著說:

  「要不是你們馬肯迪亞人劫走了我們的杰拉金飾……」

  「我明白了。」

  歐斯克打斷席蒙恩的話,這句話說得並沒有特別大聲,卻莫名的有震攝力。

  「我們交換條件吧!」

  席蒙恩的副官突然站出來。

  「放肆!馬肯迪亞人憑什麼和我們談條件?」

  這個人歐斯克有點眼熟,很快的想起他是在布里爾鎮贜貨事件時,杰拉派來關切,名叫艾爾羅的官員,歐斯克此時才愰然大悟,難怪當時能輕易的說服他進行搜身。

  歐斯克看了艾爾羅一眼,沒有理會,而席蒙恩也示意他安靜。

  「好吧,雖然你是馬肯迪亞人,但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可以聽你說說看。」

  對於席蒙恩高高在上的態度,歐斯克雖然感到不舒服,但現在不是在意這種事的時候。

  「我可以幫你追蹤馬肯迪亞族,但你得先幫我救妹妹。」

  艾爾羅聽了又要發作,但馬上被席蒙恩阻止。

  「你族人隨時都在變更據點,你有什麼方法可以找到他們?你說的話很難讓人相信。」

  「我們馬肯迪亞人與血紋馬的關係密不可分,雖然我無法確認族人的位置,但馬肯迪亞人都會一種稱為『血紋馬追跡術』的技術,我們向來都是利用找到血紋馬,然後籍此再找到附近的族人。」

  「就算我相信你有辦法找到你的族人好了,我也很難相信你會背叛你的族人。」
歐斯克聽了,沉默了片刻。

  「所以我希望你能再答應我一個條件。」

  「你這小子,區區的馬肯迪亞人,要求倒挺多的!」

  艾爾羅又插嘴喊著,這次席蒙恩命令他先離開大廳。

  「你說說看吧!」

  「我幫你找到馬肯迪亞族以後,希望你能監視他們。」

  「監視?」

  歐斯克點點頭。

  「我認為我們馬肯迪亞人『可能』沒有劫掠行為了,但我也不確定,我希望能籍由監視來確定這一點,證明我們的清白,如果真的有劫掠行動,則希望你能阻止他們。」

  席蒙恩哈哈大笑起來。

  「歐斯克,你比我想像中的更有趣,但是你要我先幫你救妹妹,如果救出來了,你卻違背約定,不幫我追蹤馬肯迪亞族的話,我不是白忙了?你要我如何相信你會守信?」

  歐斯克直視著席蒙恩的雙眼。

  「我的命在你手上,如果救出了我妹妹,她的命也在你手上,其實我反而比較擔心你不守信。」

  席蒙恩哈哈大笑起來。

  「好!我答應你,不過……」

  「不過?」

  「你說你妹妹是被阿達曼抓住,他是領主,憑我一名軍官,也無權要讓他放人。」

  「這點你不用擔心,只要按我的計畫進行,一定可以讓他放人。」

  「哦?」席蒙恩尾音拉得特別長。

  「看來,我可以期待你有什麼奇策囉?」

  歐斯克微微一笑。

  「談不上什麼奇策,只是一點外交手段而已。」

  席蒙恩聽了哈哈大笑,大廳在場的人都面面相覷著,誰也沒想到,歐斯克竟是馬肯迪亞人,而他與席蒙恩的交涉,最後竟能成功,就連歐斯克自己,也對提出第二項條件時,沒有花太多唇舌就讓席蒙恩答應這點,感到意外並有種說不上來的隱隱的不安。


回 異色之瞳 分類

同分類上一篇: [異色之瞳]第三章 妹妹與未婚妻(8)-第三章完
同分類下一篇: [異色之瞳]第四章 背叛(2)



異色之瞳 / 人氣(18) / 回應(0)


2014年09月08日 (一) 00:00 [异色之瞳]第四章 背叛(1)

语言: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盛怒之下离开克朗德斯镇的欧斯克,在野外走了一段时间之后,渐渐冷静下来,此时他才察觉到自己根本没有哪里可以去,单独前往尼丰城,别说要救拉妮斯塔,能不能潜进去都是问题。

  「喂!还给他啦!」道路旁传来稚气的声音。

  欧斯克转头一看,声音的来源是一个小女孩,她在一间小木屋的前面,在她的身边还有两个男孩,一个是胖而高大的男孩,他手上高举着一只玩具小木车,另一个是略矮小的男孩,正向上伸直双手想抢回小木车,而在们两个之间的,便是那个小女孩,她的身材矮而微胖,正在一旁喊叫,企图调停。

  「还米恩啦!那是他爸爸特别买给他的耶!」小女孩喊着。

  「有本事来抢啊!」大男孩把手举得更高。

  小男孩努力拉长手,甚至跳了起来,但还是完全碰不到小木车,女孩在旁边尖叫着,但她也对大男孩没办法,大男孩高兴的戏弄着小男孩,小男孩急得快哭出来了。

  「小朋友,不要这样欺负人。」

  欧斯克轻易的从大男孩高举的手上拿走了木车,并还给了小男孩,小男孩和小女孩开心的道谢,大男孩则生气的叫骂:

  「关你什么事啦!臭老头!」

  大男孩当然知道欧斯克并不老,这么说只是想激怒欧斯克和宣泄不满,当然欧斯克不可能因此被激怒,此时,小木屋的门打开,门的那头是一个年轻的少妇,看到欧斯克吓了一跳。

  「你们两个快进来,汉克,你也快回家去!」

  欧斯克见状,点头示意,匆匆离开。

  还没决定好目的地的欧斯克,茫然的走着,他开始回想起过去的事,一直以来,他都主张如果马肯迪亚人不要再劫掠,世人一定会不再歧视马肯迪亚人,他甚至为此刺瞎单眼离族,混进一般人的城镇,想证明马肯迪亚人只要愿意让步,世人一定会改变看法,但如今,什么也没有改变,虽然恩达拉自称未再劫掠,但仍有城镇被马肯迪亚人洗劫,世人依旧憎恶马肯迪亚人,冲突依然不断发生,优丽露缇被杀,拉妮斯塔被抓,结果欧斯克自己究竟为自己的主张做了什么?

  欧斯克想起刚才遇到的三个孩子,女孩虽然看不惯大男孩的行为,却无力阻止,只是拼命的在一旁叫骂,这不但帮不了小男孩的忙,也无法改变情况。

  欧斯克觉得自己就像那个小女孩,仅管自己一直劝说族里不要劫掠,甚至还离族,但这像什么?一味的希望别人改变,一味的抱怨着别人不改变,但自己却无力做任何事,这不就像小孩子哭闹,只是吵着要别人为自己的目的伸出援手吗?

  欧斯克停下脚步,看着自己的双手。

  「我需要力量。」他喃喃的说。

  欧斯克意识到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很微薄,这已不需要证明,现在的他连救自己妹妹都办不到。

  所以他必须要借助别人的力量,就像小男孩借助了欧斯克的力量一样。

  但是,这种力量要去哪找?若说是小时候遇到的,保护大家不被奥纳蝗蜂攻击的军官,根本没有线索找起,欧斯克双手抓乱头发,懊恼的就地坐下,突然听到咔啦一声,衣服里有个东西掉出来,他拿起来一看,那是一片半个手掌大小的金属片,上面有一个女人的浮雕,右下角用蓝色的染料写了「S.L.」,欧斯克把它翻过来,背面则写有一些官方条文,那是席蒙恩给他的信物,欧斯克看着它,想不起自己为何会有这个东西,接着他想起席蒙恩手下杀死优丽露缇的情景,激动而复杂心情涌上心头,他闭上了眼睛。

  片刻,他紧抓着胸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试图令自己冷静下来,事到如今,他不想再失去谁,他需要力量︱︱无论是谁的,来中止马肯迪亚人与世人这种冲突的循环,他想起了席蒙恩的话:

  「如果有什么事要找我帮忙,就拿着它到各地的『艾马提』。」

  他紧握信物,站了起来,看看四周,心里计算了一下距离最近的城镇,然后迈开步伐,往布里尔镇去。

  无云的天空飞过一只苍鹰,牠的叫声在荒野中回荡,无边的旷野,天空似乎特别的低,欧斯克的身影在大地上有如米粒,虽然只有一个人,却不让人觉得无依,稳重的步伐散发着坚定的意志,就像狼一样。


  自从杰拉金饰被抢,由席蒙恩组成调查团以来,已经经过了两个月,然而线索却少得可怜,布里尔镇的赃货事件以及前阵子在森林里遇到马肯迪亚人,就只有这么两件事谈得上与调查有关,在战场上向来叱咤风云的席蒙恩,第一次亲自押送杰拉金饰就被劫走,这让他感到十分丢脸,如今调查团成效不彰,更让他觉得面子挂不住,虽然杰拉领主完全没有责备席蒙恩的意思,只要他尽力便可,还说如果他办不好的话,恐怕别人也没办法,虽说是杰拉领主的宽大,却让席蒙恩更急着想做出成绩,因此,回复成军队的席蒙恩营区,气氛相当紧张。

  「都是一群饭桶!一群大男人,却连一个计画都想不出来!」

  席蒙恩生气的用手指在桌子上反复敲着,急躁之情每个人都感受得到,却没有人想得出突破现况的办法。

  「假如欧斯克在的话,说不定就会有什么好办法了……」席蒙恩喃喃的说。

  他看着部下们一筹莫展的样子,皱起眉头。

  「啧,散会吧!」他站起来,挥挥手。

  此时一名士兵走进营帐,手上拿着一张纸。

  「报告,布里尔镇的艾玛提传来消息。」

  席恩深锁的冒头稍稍松开了一点。

  「有马肯迪亚人的消息了吗?」

  「不,是有人找您。」士兵走上前呈上纸条。

  席蒙恩打开一看。

  「哦?这是我给欧斯克的信物拓纹啊!」

  说完笑了起来。

  「哈哈哈,那小子总算来找我了,通告全军,立刻准备往布里尔镇进军!」


  三天前,欧斯克来到了布里尔镇的艾玛提出示了信物以后,便被招待在机关内的客房休息,并告诉他,已经派人通知席蒙恩,应该几天内就会到达,请他这几日安心住在机关里,并且不要离开布里尔镇,以免与席蒙恩错过,这天中午,席蒙恩的部队终于到了布里尔镇。

  席蒙恩一进艾玛提,便看到欧斯克已经坐在大厅等候。

  「欧斯克!好久不见啊!」

  席蒙恩开心的走向欧斯克,欧斯克站了起来。

  「怎么了?有什么事找我吗?」席蒙恩握着欧斯克的双手问。

  「我想请你救我妹妹。」欧斯克淡淡的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原来你有妹妹啊!她怎么了?」

  欧斯克于是开始说明拉妮斯塔被克朗德斯镇抓的事情,但才说到一半,席蒙恩便低下头,手举起来要欧斯克先暂停说下去。

  「等等,你是说,要我帮你救一个被尼丰领主抓住的马肯迪亚人,而这个人是你亲妹妹,也就是说……」

  「我是马肯迪亚人。」

  全场哗然,几名士兵拔出了武器,席蒙恩举起手要大家安静。

  「欧斯克,你救过我的命,也帮过我很多事,我很欣赏你,所以我才会给你我的信物,希望你能回来找我,甚至希望你可以在我的麾下做事,」

  席蒙恩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接下的话要怎么说。

  「但是,如果你是马肯迪亚人的话,那情况就不一样了,更何况,你还是要我帮你去救一个马肯迪亚人,这太荒谬了。」

  「要怎么做你才能帮我?」欧斯克手紧握信物,手背冒出了青筋。

  「没想到你是马肯迪亚人……」席蒙恩似乎很为难的滴咕着。

  欧斯克深呼吸了一下,其实他见到席蒙恩的同时,便一直有上前揍他的冲动,但是他的理性不断的提醒他,这么做只能一时泄愤,优丽露缇不会因此复活,也救不出拉妮斯塔,他要自己冷静,这是谈判,欧斯克本来就不期待席蒙恩会高高兴兴的帮助他。

  此时席蒙恩摸着落腮胡。

  「欧斯克,你的要求真的很困难,它和我的任务相违背,而且你又是马肯迪亚人,本来我应该马上把你抓起来,但……」

  「任务?」欧斯克打断了席蒙恩的话。

  席蒙恩正要回答,却又低头思考了一下。

  「……我的任务是追查杰拉金饰,以及追踪马肯迪亚人。」

  欧斯克双手握拳,但席蒙恩并没有注意到。

  「也包括消灭马肯迪亚人吗?」

  席蒙恩别过头。

  「这点领主没有明确指示。」

  席蒙恩像是心虚想带开话题般,立刻又接着说:

  「要不是你们马肯迪亚人劫走了我们的杰拉金饰……」

  「我明白了。」

  欧斯克打断席蒙恩的话,这句话说得并没有特别大声,却莫名的有震摄力。

  「我们交换条件吧!」

  席蒙恩的副官突然站出来。

  「放肆!马肯迪亚人凭什么和我们谈条件?」

  这个人欧斯克有点眼熟,很快的想起他是在布里尔镇赃货事件时,杰拉派来关切,名叫艾尔罗的官员,欧斯克此时才愰然大悟,难怪当时能轻易的说服他进行搜身。

  欧斯克看了艾尔罗一眼,没有理会,而席蒙恩也示意他安静。

  「好吧,虽然你是马肯迪亚人,但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可以听你说说看。」

  对于席蒙恩高高在上的态度,欧斯克虽然感到不舒服,但现在不是在意这种事的时候。

  「我可以帮你追踪马肯迪亚族,但你得先帮我救妹妹。」

  艾尔罗听了又要发作,但马上被席蒙恩阻止。

  「你族人随时都在变更据点,你有什么方法可以找到他们?你说的话很难让人相信。」

  「我们马肯迪亚人与血纹马的关系密不可分,虽然我无法确认族人的位置,但马肯迪亚人都会一种称为『血纹马追迹术』的技术,我们向来都是利用找到血纹马,然后籍此再找到附近的族人。」

  「就算我相信你有办法找到你的族人好了,我也很难相信你会背叛你的族人。」
欧斯克听了,沉默了片刻。

  「所以我希望你能再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这小子,区区的马肯迪亚人,要求倒挺多的!」

  艾尔罗又插嘴喊着,这次席蒙恩命令他先离开大厅。

  「你说说看吧!」

  「我帮你找到马肯迪亚族以后,希望你能监视他们。」

  「监视?」

  欧斯克点点头。

  「我认为我们马肯迪亚人『可能』没有劫掠行为了,但我也不确定,我希望能籍由监视来确定这一点,证明我们的清白,如果真的有劫掠行动,则希望你能阻止他们。」

  席蒙恩哈哈大笑起来。

  「欧斯克,你比我想象中的更有趣,但是你要我先帮你救妹妹,如果救出来了,你却违背约定,不帮我追踪马肯迪亚族的话,我不是白忙了?你要我如何相信你会守信?」

  欧斯克直视着席蒙恩的双眼。

  「我的命在你手上,如果救出了我妹妹,她的命也在你手上,其实我反而比较担心你不守信。」

  席蒙恩哈哈大笑起来。

  「好!我答应你,不过……」

  「不过?」

  「你说你妹妹是被阿达曼抓住,他是领主,凭我一名军官,也无权要让他放人。」

  「这点你不用担心,只要按我的计画进行,一定可以让他放人。」

  「哦?」席蒙恩尾音拉得特别长。

  「看来,我可以期待你有什么奇策啰?」

  欧斯克微微一笑。

  「谈不上什么奇策,只是一点外交手段而已。」

  席蒙恩听了哈哈大笑,大厅在场的人都面面相觑着,谁也没想到,欧斯克竟是马肯迪亚人,而他与席蒙恩的交涉,最后竟能成功,就连欧斯克自己,也对提出第二项条件时,没有花太多唇舌就让席蒙恩答应这点,感到意外并有种说不上来的隐隐的不安。


回 异色之瞳 分类

同分类上一篇: [异色之瞳]第三章 妹妹与未婚妻(8)-第三章完
同分类下一篇: [异色之瞳]第四章 背叛(2)



异色之瞳 / 人气(18) / 响应(0)


Copyright ©  Enabling Clause 2014~2019 奮鬥的繪畫之路 Struggling for the Road of Painting     管理者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