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蓋羅的衣服好像...滿酷的...
酷吧!這是土耳其的kasikoyunu及木湯匙,雖然造型好像有點差異啦...
蓋羅好酷!
蓋羅的衣服感覺好像有很多石油的人在穿的耶...
.........
 
Language: 繁體中文   日本語

             简体中文   English
 
Doujinshi intelligence  More
第三屆台灣漫畫節《CWT原創嘉年華》
。 Sat, Oct 26, 2019 ~ Sun, Oct 27, 2019
。meeting place: 台北市松山文創園區2、3號倉庫
Official Website  
CWT53
。 Sat, Dec 14, 2019 ~ Sun, Dec 15, 2019
。meeting place: 台灣大學體育館
Official Website  

More...
Update records-updated every Thursday
Latest Works More
Jul 16, 2006
Umbrella
Nov 14, 2010
Kimono
Oct 01, 2014
Skirmish
Mar 31, 2009
Sei and Touko
Jan 18, 2009
騎射手
Copyright ©  Enabling Clause 2014~2019 奮鬥的繪畫之路 Struggling for the Road of Painting     管理者登入

Monday, September 22, 2014 | 08:00 [異色之瞳]第四章 背叛(3)

Language: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Bilingual comparison  
  天色已近黃昏,在外等候的歐斯克對於交涉能否成功忐忑不安,並不是對自己的策略沒有信心,而是不能在現場觀察,若有什麼變數,完全要看席蒙恩的臨場決斷,而這些又關係到自己妹妹的安危,想到這些,不免緊張而不安。

  尼豐城巨大的銅柵門緩緩升起,發出刺耳的金屬磨擦聲,席蒙恩一行人緩緩走出來--拉妮斯塔也在隊內。

  拉妮斯塔一眼就認出打扮成馬夫的歐斯克,喜形於色,正要揮手,卻發現自己被綁著,於是想大喊,卻被席蒙恩粗魯的摀嘴阻止,當下十分不悅,瞪著席蒙恩,但當她注意到歐斯克低著頭把斗篷的帽子往下拉的樣子,以及尼豐城四週守城的士兵時,便了解到,要是身為馬肯迪亞人的自己對歐斯克喊出「哥哥」,恐怕全部的人都離不開尼豐城,不能馬上相認雖然鬱悶,拉妮斯塔還是安份的低下頭。

  席蒙恩與一行人走出城門,和在外等候的人會合,然後騎著馬到坐在馬車駕駛座上的歐斯克身邊,兩人面對面,互在彼此身側,誰也沒有看誰,夕陽使歐斯克完全沒入身後馬車篷布的影子當中,而面向夕陽的席蒙恩則被照得閃耀不已。

  「接下來,輪到你實現諾言了。」席蒙恩緩緩的說。


  當晚,他們在離尼豐城稍遠的丘陵旁紮營,拉妮斯塔到這個時候才被解開繩子,手腳一重獲自由,拉妮斯塔立刻奪下一旁士兵的刀子,衝到歐斯克身前。

  「哥哥,我們殺出去吧!」

  在拉妮斯塔奪刀的那一刻,四週的士兵也全都拔出武器,把歐斯克和拉妮斯塔包圍起來,夜晚,背對著月光的席蒙恩,雖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舉手阻止士兵們進一步的行動,歐斯克也用手把拉妮斯塔的刀子往下壓,搖搖頭。

  「拉妮斯塔,快住手,他們可是救你的人啊!」

  拉妮斯塔有點乍異的看著歐斯克,隨後憤怒的看著四週的士兵。

  「我才不要被他們救!他們可是殺死優麗露緹的凶手!」

  一講到優麗露緹,歐斯克黯然的低下頭。

  「拉妮斯塔……別這樣……」他抓著自己胸口的衣服,很痛苦的樣子。

  「可是……」

  拉妮斯塔察覺到歐斯克痛苦的神情,放下了刀子,落地的刀子發出清翠的聲響。

  「哥哥,還好嗎?」

  拉妮斯塔扶住歐斯克,歐斯克搖搖手示意自己沒事,席蒙恩緩緩的走上前,撿起掉在地上的刀,刀子反射月光,發出刺眼的光芒。

  「歐斯克,你不會毀約吧?」

  俯視著歐斯克和拉妮斯塔的席蒙恩,表情令人不寒而慄,歐斯克苦笑著。

  「這還需要確認嗎?」

  席蒙恩轉過身,哼了一聲,揮揮手要大家解散紮營。

  席蒙恩對歐斯克和拉妮斯塔的待遇和其他士兵沒有不同,共同用餐,使用同規格的帳篷,不過他們的帳篷在營區的正中央,有四名士兵把守,這種軟禁般的配置當然刺激到拉妮斯塔,但歐斯克要她冷靜,並告訴她,席蒙恩沒有把他們兩人關起來,已算是很禮遇了。

  「可是……」

  帳篷裡坐在歐斯克身邊的拉妮斯塔還想抗議,但歐斯克要她靜靜的聽自己把話說完,

  「拉妮斯塔,你聽好,我一個人的力量根本無法從阿達曼手中救你出來,所以我才會拜託伊爾……不,現在應該叫他席蒙恩,但是……一般人不可能輕易幫我們,所以,我以幫他找到我們族據點為條件,請他們救你出來。」

  「哥……你……該不會真的……」拉妮斯塔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聽我說,我認為我們馬肯迪亞人無論是恩達拉或拉亞那,應該都沒有再劫掠了,但是劫掠還是不斷發生,你認為這是為什麼?」

  拉妮斯塔搖搖頭。

  「你聽好,我認為有人在陷害我們。」

  「是誰?」拉妮斯塔驚訝的叫了出來,

  「小聲點!」歐斯克安靜的傾聽了一下,確認外面沒有什麼動靜,便繼續說:

  「我不知道是誰,克朗德斯鎮的劫掠,我也是親眼看到瞳孔顏色不同的人,應該是馬肯迪亞人沒錯,但是……」

  「但是?」歐斯克只是稍一停頓,拉妮斯塔便急著問。

  「總之,我和伊……席蒙恩的約定,是我找到恩達拉或拉亞那,然後監視他們,如果被監視的期間,別的地方劫掠發生了,至少可以還其中一部清白,這是我目前能想到的方法,也許有很多破綻,但目前我一個人能做的,也只有這些。」歐斯克說著低下頭。

  「證明清白能做什麼?我們還是會受到歧視的!和我們有沒有劫掠根本沒有關係!」

  拉妮斯塔說得激動,站起來撞到了帳篷頂,又坐了下來,歐斯克看了拉妮斯塔一眼,好像想說什麼,卻又低下頭去,他緊抓著胸口的衣服。

  「哥,又不舒服了嗎?」看到歐斯克的動作,拉妮斯塔十分緊張。

  「我沒事。」歐斯克舉起手要拉妮斯塔也坐著,「我聽說你救了崔莉。」

  「……」

  「崔莉的母親去世了,雖然不是死在馬肯迪亞人手上,但也是因為世人與馬肯迪亞人發生衝突才……」

  「……」拉妮斯塔也知道這件事,因為當年歐斯克就是因為這件事才離開族裡,但直到此時,拉妮斯塔才知道被殺女人的女兒,也就是歐斯克當時的玩伴,原來是崔莉。

  「還有優麗……優麗露緹她……她也是因為世人和馬肯迪亞人發生衝突。」

  「那是他們單方面……」

  「再者就是你。」

  聽到歐斯克的話,拉妮斯塔楞住了。

  「如果這次我沒能救你出來,過幾天,你應該也會被處死。」

  「……可是……」

  「妹妹,你聽好,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人,優麗露緹的事已無法挽回,現在,我想做的,是結束這個悲哀的輪迴。」

  「你做這種背……」拉妮斯塔住了口,「背叛」這個詞終究說不出來。

  「你做這種事對現況能有多少改變?只會讓他找到我們,並把我們殺光而已。」
歐斯克搖搖頭。

  「我要席蒙恩監視馬肯迪亞人,如果馬肯迪亞人劫掠,就加以阻止。」

  「你還是認為世人歧視我們,只因為劫掠?」

  歐斯克搖搖頭:「不全然是,但我認為可以從這裡開始,畢竟,劫掠的話,就是我們傷害人,總要有一方先讓步。」

  「為什麼要由我們讓步?」

  「因為,我,我碰巧生為馬肯迪亞人。」

  「……」拉妮斯塔看著歐斯克認真的神情,一時啞口無言。

  「妹妹,如果你無法認同也沒有關係,我可以拜託席蒙恩放你走,但是你不可以把計畫說出去。」

  拉妮斯塔搖搖頭,歐斯克苦惱了起來。

  「妹妹……」

  拉妮斯塔突然拉住歐斯克的手臂。

  「我才不走,你已經突然不見了兩次,這次我要在你身邊盯著你!」

  歐斯克無奈的苦笑著。

  帳篷外月色皎潔,一名士兵在營內巡邏,巡到了歐斯克的帳篷時,突然立正敬
禮,正要出聲問好時,被舉手制止,席蒙恩看了看天空,哼的笑了一聲,走向自己的營帳,留下面面相覷的士兵與衛兵。



  翌日清晨,起了薄霧,但席蒙恩拔營準備出發時,便已散去,席蒙恩要歐斯克指引方向,歐斯克抓起一把泥土嗅了嗅,隨後又測了風向,然後指出大概的方向,路上不時趴地聆聽,觀察獸駭等等,許多動作都讓人聯想到巫醫,有某種詭異感,除了進行血紋馬的追跡之外,歐斯克與拉妮斯塔及席蒙恩都坐在同一部馬車上,席蒙恩一路忍耐,盡量不表現出懷疑的態度,歐斯克當然察覺到這一點,所以以預告的方式,說在經過某個地點時,會遇到一群血紋馬,果然如同預告一般遇到了,此後席蒙恩才稍稍放心。

  雖然坐在同一部馬車上,因為拉妮斯塔的態度一直很不悅,使馬車裡的氣氛很低沉,沒有什麼對話,這天馬車在行經的路上,遠遠的可以看見奧德賽競技場,歐斯克突然開口:

  「席蒙恩大人,我想,從事劫掠的主使者,也許是阿達曼領主。」

  歐斯克看著窗外說得輕描淡寫,不只席蒙恩,連坐在馬車裡的拉妮斯塔也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你說什麼?」席蒙恩問。

  歐斯克於是重說了一次。

  「你會這麼說應該有你的理由吧?說來聽聽。」

  歐斯克點點頭。

  「首先,被搶的東西之一是杰拉金飾。」

  「被搶的東西是杰拉金飾有什麼好奇怪的?」

  「馬肯迪亞人除了沒有工作權,也沒有交易權,雖然杰拉金飾在杰拉領地內可以當作貨幣使用,但是對沒有交易權的馬肯迪亞人來說,這種東西要變賣根本很困難,何況是搶走一車的份量,變賣不易,又難以運送,實在很難想像要經常移動的馬肯迪亞人會搶這種麻煩東西。」

  席蒙恩摸著落腮鬍。

  「就算是這樣好了,說是阿達曼做的也太荒唐了。」

  歐斯克搖搖頭。

  「的確,但我想不出更可能的人,一整車的杰拉金飾的價值,足以蓋起一幢中型的城堡了,而誰會需要那麼多錢?想來想去,只有阿達曼需要,因為他要建設奧德賽競技場。」

  「經你一說,我之前一直覺得很奇怪,尼豐領地的收成和稅賦就算再重,要蓋那種大規模的競技場,應該還是很吃緊才對。」

  歐斯克見席蒙恩同意,微笑著點點頭。

  但席蒙恩又接著說:

  「可是,光憑這兩點,要說至今的劫掠都是阿達曼做的,實在太牽強了,你離開馬肯迪亞族那麼久了,而你妹妹又堅持馬肯迪亞人不再劫掠,說不定你們已有什麼辦法處理杰拉金飾,而尼豐的外交情況,杰拉也不是完全清楚,也許他們有什麼我們所不清楚的財源也不一定,我了解你想為馬肯迪亞人辯白的心情,但你的說法太像硬拼湊出來的。」

  說完之後,席蒙恩的態度轉為輕蔑。

  「你……」拉妮斯塔生氣的想對席蒙恩揮拳,但被歐斯克阻止了。

  「你是這樣想的嗎……真是遺憾。」

  歐斯克嘆了口氣,看向窗外,不久,下車又做了一些追跡的動作,最後,在近黃昏的時候,來到了可以目視恩達拉的小山丘上。

  席蒙恩眺望著山丘下的馬肯迪亞營地,其中有一處是一片白色,那是一群血紋馬,席蒙恩滿意的點點頭,拍著站在身旁歐斯克的肩。

  「幹得好!」

  「那麼,今天起開始監視吧。」歐斯克淡淡的說。

  聽到歐斯克的話,席蒙恩楞了一下,然後笑著點頭,他的那一楞,不到一秒的時間,卻完全在歐斯克的眼裡,看著席蒙恩微笑的側臉,歐斯克有種不祥的預感。


  這天晚上沒有月光,為了避免被山丘下的馬肯迪亞人注意,只允許使用油燈,火把之類的則全面禁止,席蒙恩召來了麾下數名軍官,在自己的營帳裡開會,席蒙恩的帳篷是特別搭建的,為了應付開會時較多的人數,因此內部相當寬敞,營帳的中央,有一張以木棍和木板搭起來的簡陋桌子,上面有一盞油燈,發出昏暗的光芒,帳篷外有數名衛兵把守,他們身後的帳篷透出來的人影,加上沒有月光的夜晚,頗有密謀的氣氛。

  不久,三名軍官走出帳篷,到了營區的一側,似乎對士兵交代了什麼,片刻,許多士兵穿戴整齊,走出帳篷牽馬,馬蹄已用布包起來,以降低馬蹄聲,然後一個接著一個的離開營地,他們各自的帳篷,似乎沒有收起來的打算,就原封不動的留在原地。



Go to Harmonia's pupil Labels

Same classification Previous: [異色之瞳]第四章 背叛(2)
Same classification Next: [異色之瞳]第四章 背叛(4)



Harmonia's pupil / Popular with(14) / comments(0)


comments 

name:

Website:

E-mail:

content:


 reCAPTCHA CAPTCHA:
About me
Tt.梅梗
(Tt.Megan)

"笑話難笑仍挺拔,何懼眾冷睡成趴,
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梗變梅花。"
本站首頁四個女孩每天都有不同的對白,場景依星期或節日亦有主題變化...
More
Search Range:
year:
Keyword:

Re:

布魯妮塔的義大利傳統服裝-庇耶茲里 ,by(威廉)於2018-04-24 10:26:33

Re:

LINE貼圖畫的美不美究竟對銷售量影響大不大? ,by(藍)於2018-04-18 21:20:48

Re:

靠LINE貼圖,年收百萬不是夢? ,by(藍)於2018-04-18 20:36:20

Re:

王國紀元-懦夫 ,by(小老闆)於2018-02-01 09:45:57

Re:

王國紀元-懦夫 ,by(小老闆)於2018-01-30 23:42:07

Re:

靠LINE貼圖,年收百萬不是夢? ,by(黃茶茶)於2017-12-08 15:44:51

Re:

古羅馬大道與台灣中投公路 ,by(楊)於2017-10-13 13:56:22

Re:

《露西》《Lucy》一部包裝成商業片的藝術電影 ,by(阿吉)於2017-10-10 22:02:36

Re:

靠LINE貼圖,年收百萬不是夢? ,by(帥帥)於2017-08-26 14:53:33

Re:

靠LINE貼圖,年收百萬不是夢? ,by(帥帥)於2017-08-25 23:44:53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Text Creation: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License Deed Legal Code

This license is the most restrictive of our six main licenses, only allowing others to download your works and share them with others as long as they credit you, but they can’t change them in any way or use them commercially.

Please indicate when you use the "Struggling for the Road of Painting" if the network spread Please attach site link:
http://www.tpintrts.tpin.idv.tw




Illustration, comics, picture creation: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License Deed Legal Code

This license lets others remix, tweak, and build upon your work non-commercially, as long as they credit you and license their new creations under the identical terms.

非商業性之例外:您可以自由製作同人誌販售,但仍需符合姓名標示及相同方式分享之標準,本例外所指之「同人誌」之定義為:「作者完全自費或透過他人出資贊助出版、印刷、製作之刊物或週邊」,出資贊助製作者需為自然人,不得為法人,並且協助出資人數以五人為限,但非特定對象之群眾募資之人數不在此限,自然人與法人之定義以《中華民國民法》之定義為準,其他語言版本於此項例外有因翻譯造成之疑義時,以繁體中文之內容為準,本例外與創用CC無關,為本站額外追加之授權條款。

Please indicate when you use the picture near the "Struggling for the Road of Painting" if the network spread Please attach site link:
http://www.tpintrts.tpin.idv.tw


*About Creative Commons



other note when:

另有註明部份,應依照註明部份為授權基準:
  1. 註明「@」者,為直接說明取得授權來源的標的、根據標的創用CC條款而授權引用或因其他因素不適用上述條款而另行註明者,引用時請遵守其授權要求。
  2. 註明「Ⓝ無已知版權限制」者:符合中華民國著作權法第五十二條「合理使用」之相關規定而引用之,但來源出處眾多而難以確定何者為版權擁有者,又無法找到能確認其為「公眾領域」的標的,若您要使用相同標的,提醒您在對其進行新的特殊應用之前,先自行分析適用的法律。
  3. 註明「©」者,為具有版權之標的,但符合中華民國著作權法第五十二條「合理使用」之相關規定而引用之,若您要使用相同標的,提醒您在對其進行新的特殊應用之前,應先取得授權或自行分析適用的法律。
  4. 註明為「⓪公眾領域」者,版權完全開放,屬於公開資源,不受任何限制可以自由使用的標的。
  5. 註明為「Ⓧ非著作」者,指不符合中華民國著作權法第三條之要件,不屬於著作,所以沒有版權。
Su Mo Tu We Th Fr Sa
  12 3 456789 10 111213141516 17 181920212223 24 25262728293031    
To today | Of this month
List mode



pleasant them
Twitter
free counters

Today:4
Yesterday:5
Tast week:88
Tast 30 day:439
Total:73222

World there are still about  99.999208 %  of people do not know the existence of this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