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日本和服好看!週三換我穿俄羅斯連身裙,雖然活動不便,但很有淑女氣質呢!
伊子不重要,土耳其的民俗服裝超酷的!週四來看我穿吧!
啊,伊子和服好可愛。週日換我穿義大利老家的衣服!
我穿日本的和服,好看嗎?
.........
 
語言: 繁體中文   日本語

             简体中文   English
 
同人情報  更多情報
CWT50
。 2018年12月08日(六) ~ 2018年12月09日 (日)
。活動會場: 台灣大學體育館
官方網站  

更多情報...
更新記錄-每週四更新
最新作品 更多作品
2006年07月16日
2010年11月14日
和服
2014年10月01日
遇襲
2009年03月31日
聖與瞳子
2009年09月21日
為難
Copyright ©  Enabling Clause 2014~2018 奮鬥的繪畫之路 Struggling for the Road of Painting     管理者登入

2015年10月08日 (四) 00:00 《對不起青春(ごめんね青春!)》第九集末場戲的對話趣味技術

語言: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雙語對照  




  《對不起青春(ごめんね青春!)》是由宮藤官九郎編劇的一部校園戀愛喜劇,本文所要分析的是本劇於2014年12月7日首播的第九集中的最後一場戲,這場戲可以說是把David Freeman所謂的「對話趣味技術」發揮的淋漓盡致的一場戲,無論看了幾次都感到無比的佩服,於是決定來分析一番,因為是一整場的台辭,而且逐句說明,所以是相當長的一篇文章,雖然如此,對於希望寫出有趣台辭的人,我想應該是能帶來一些啟發。

  本文有劇情透露。

背景

  本劇共十集,由於跳過前八集直接講第九集,為了方便理解,這裡說明一下與本場戲相關的一些重要事件,也就是前八集發生的,與這場台辭有相關的內容及男女主角的關係。


  
  女主角蜂矢理沙(蜂矢りさ)(滿島光(満島 ひかり) 飾)是一位純情而強勢的女人,浪漫的相信一些愛情的傳說,其中一項傳說便是「伊豆箱根車廂的心型吊環」據說一對男女若是同時握住這個吊環,就會永浴愛河,當然故事中便讓男女主角因為一些原因真的同時握住了這個吊環,隨著故事的進展,女主角也真的就愛上的男主角,並且告白。

*本劇其實沒有女主角,滿島所獲得的獎項也都是「助演女優賞」,不過我個人覺得滿島就是女主角啦~



  男主角原平助(錦戶亮 飾),學生時代曾暗戀女主角理沙的姐姐,後來約理沙的姐姐看煙火未果,於是又約了好友智,獨自一人在校舍屋頂等待智時,卻發現對面校舍的頂樓自己的好友智正和理沙的姐姐在一起看烟火,他一氣之下便朝著校舍發射沖天炮,但因為當時也同時在放烟火,結果未能引起兩人注意,當平助回家後,卻傳來校舍失火的消息,而當時在校舍的理沙的姐姐(蜂矢祐子 / 波瑠 飾演)被認為是嫌犯而被鄰居指指點點,結果連家庭關係也變得緊張,直到最後理沙的姐姐離家出走下落不明,平助在這段期間,把這些情況都看在眼裡,雖然他相信失火的原因應該是自己放沖天炮射向校舍,卻始終沒有勇氣說出來,這個袐密就隱瞞在心中很多年,直到自己成為了該校的老師。

本場目的

  對話的設計,必定是要達成某種戲劇情境,因此這裡稍微說明一下這一場的目標,接著,再逐句解說這些台辭的設計是如何精彩的以不同的情緒層次來達成這些目的,同時又兼顧人物性格。

這場戲的內容:
  平助向理沙坦白一切,包括自己是縱火犯、文化祭後將辭去教職以及察覺自己喜歡理沙的心意,理沙責備平助、憤怒感傷,但最終了解了平助真正的想法後,決定與平助一同渡過難關。

希望達成與表現的效果:
  1、女主角對於告白結果的期待與恐懼。
  2、男主角對於真相的難以啟齒。
  3、女主角對於告白對像竟是害自己姐姐受苦的人的心理掙扎。
  4、男主角對女主角深刻的愛。
  5、女主角對男主角深刻的愛。

台辭與分析

  以下粗體字是台辭,其他是分析,因為一邊讀台辭一邊讀分析可能會破壞氣氛,但先寫一次台辭,會讓版面更長,所以建議可以先讀一次全部粗體藍字的台辭之後,再看分析。



理沙:「晚安,該用哪種方式說話呢?現在雖然是在學校,用敬語嗎?還是以朋友的方式說話呢?我做了飯,煮雞翅,你很喜歡對吧?還做了幾樣小菜。」
どうも どっちですか? 学校ですけど 敬語で? 友達の方で? ご飯作りました 手羽先の煮たヤツ すきなんでしょ? あと おかず いくつか 

  雖然理沙前陣子才剛告白,但在這場戲之前的白天在學生面前的校園戲裡,理沙講話並沒有那麼拘束,她是一位大喇喇的女孩,這裡,卻會在意起是否要用敬語這種事,而且似乎無法忍受任何一秒的靜默,話題跳躍,顯得語無倫次,連做飯煮了這種無關緊要的事都開始說了,好像一個小女生一樣,這樣的設計並非無視人物設定而是為了表現反差,突然被平助叫到屋頂,這段對話暗示著理沙其實期待平助叫自己來是要對告白回覆,這種尷尬表現雙方關係上的某種不安定與隔闔。

平助:「我等文化祭結束之後,就會辭去教師的工作。」
俺 文化祭終わったら 教師辞めます

理沙:「咦?」
えッ?

  到這裡,理沙以為告白被拒,而平助因為溫柔之類的原因,所以要辭職。

平助:「所以說,接下來要講的事,我本來打算在文化祭順利結束前,不對任何人說的。」
だから この話は 文化祭が無事終わるまで 誰にも言わないつもりです



理沙:「咦?等等!等等!好像有各種各樣複雜的事,首先、首先、絕對不可以辭掉教師的工作,然後。。。」
えッ? 待って待って 色々おかしい まずまず 教師辞めちゃダメだし 絶対 それから…

  然而平助的下一段話,讓理沙覺得不對勁,因為如果只是告白之類的事,應該沒有什麼在文化祭順利結束前不能說的道理,而後面的不可以辭掉工作的涵意裡,帶有一點,就算你拒絕我的告白,也沒有必要辭職,一般人也應該不會那麼做,於是她覺得不安,認為「好像有各種各樣複雜的事」,並且陷入了第一步的混亂,這個混亂一方面來自告白好像將要被拒絕,另一方面則來自平助好像要講和自己有關的可怕的事,畢竟他特地叫自己出來,又提到辭職。

平助:「那天晚上,我邀請了你姐姐,一起放烟火,但你姐姐沒有來,因為我等了好幾個小時,接著,我打電話給智,他這個人很體貼的關係,所以就說能來的話就會來,於是我等了,就在這裡,獨自一個人。」
あの晩 お姉さんを誘いました 一緒に花火しようって お姉さんは 来なかった 何時間も待ったけど 俺は サトシに電話した あいつ 優しいから 行けたら行くって 俺 待ってした ここで一人で 

  平助沒有等理沙話說完,便插話,表現出平助迫不及待想進入正題的心情,算是一種希望「早死早超生」的感覺。

平助:「到這裡可以理解嗎?」
ここまでいいですか?



理沙:「可以。」
はい

  這種「到這裡可以理解嗎」的中斷式對話,其實相當不自然,為了讓它變自然,所以讓理沙在前面佈置了一種「事情好像很複雜,有話慢慢說」的感覺,使之變得自然些,用這種斷點的目的,一方面表現平助難以啟齒的心情,每講一點,就讓雙方心理準備一下,同時也建立了一種層次感,讓理沙進行了多次的心理調整,平助先說了與理沙姐姐的往事,事實上理沙對於失蹤的姐姐突然回來,而且還是在自己對平助告白後不久出現的這件事,其實隱隱不安,總覺得平助會和姐姐在一起,自己會失戀,如今平助又談起這段往事,彷彿接下來會是「我如今仍深愛著你的姐姐」一般。

平助:「那天,是一年一度的烟火大會,在對面的天空綻放了烟火,然後,我看到了你姐姐和智。」
その日は 年に一度の花火大会で 向こうの空に 花火が上がったんです そしたら… お姉さんと サトシガいました

平助:「到這裡可以理解嗎?」
ここまでいいですか?



理沙:「可以。」
はい

  僅管理沙前一段仍然在想著戀愛的事,但到這裡突然提起了烟火與姐姐在對面校舍的事,於是理沙從這裡開始,想起有關於當年的失火事件,並且察覺平助要談的可能是這件事。

平助:「然後,我把二十支沖天炮,全部都放了,把帶來的二十支沖天炮一口氣全部射出,然後,我回到家後,媽媽告訴我,說三女的禮拜堂失火了,」
それから ロケット花火20本 そのあと 全部打ち込んで 手持ちの打ち上げ花火 20連発も打ち込んで で うちに帰ったら 母ちゃんが 三女の礼拝堂が火事だって

平助:「到這裡... 」
ここまで…

理沙:「不能!」
よくない

  前面的「到這裡可以理解嗎」就是為了這一刻的佈局,這個局佈的非常妙,比起理沙直接講「你突然跟我講這些,你認為我會相信嗎?」或是「你講這些話,我完全不能接受」,直接讓理沙打斷平助的話,阻止他說下去,更直接有力的表現出理沙對於平助是縱火犯這件事的無法接受與不可置信。

理沙:「咦?原老師你?」
えッ…原先生が?

理沙:「是那場火災的」
あの火事の

理沙:「縱火犯真凶嗎?」
放火の犯人なんですか?

  理沙並不是一口氣說完這段台辭,途中斷了很多次,表現出不安、不可置信、無法接受的心情,並且做了第一次確認。



平助:「是的,對不起。」
はい ごめんなさい

  平助慎重並清楚的回答與道歉,語氣穩定而正式,與前面描述事情時,試圖裝作輕鬆的態度形成反差,表現出平助坦白的堅定決心。

理沙:「別道歉!」
謝らないで!

  這裡阻止道歉好像是放火及害姐姐的事不需要道歉一樣,但其實是為了表現理沙的動搖,她無法接受平助是縱火犯這件事,假如平助道歉成立,那平助不就真的是縱火犯了嗎?

理沙:「咦?」
えッ?

  理沙整理心情。

理沙:「姐姐之所以被懷疑,是因為偶然待在現場,僅此而已?」
姉が疑われたのは たまたま現場にいたから それだけ?

  做出自己理解後的結論,第二次尋求平助確認。



平助:「就...僅是如此而已。」
それだけです

  平助雖然立刻的回應,但卡了一下,表現出他雖然願意受到接下來一切的責難,但還是有點動搖。

理沙:「就只有這樣對吧!她只是和喜歡的男生一起看了烟火而已對吧!?縱火的犯人是原老師你對吧!?」
それだけでしょ! だって 好きな男の子と 花火見てただけでしょ!? 放火の犯人は 原先生なんでしょ!?

  理沙再一次的確認,這種三度確認,表現出理沙既想相信自己姐姐完全無辜,又不希望這件事是真的(那平助就是罪犯)的矛盾心情,彷彿希望平助能否定自己的說法,但另一方面,又對自己姐姐多年來的苦難感到委屈,對這這種遲來的平反,對平助感到憤怒。數次的確認,也表現出情緒的層次感。

平助:「.....對不起。」
ごめんなさい

  平助再次道歉,但並不是馬上,而是欲言又止的樣子,最後吐出的字是對不起,這裡表現平助完全沒有打算辯解,全面接受的態度,展現他受責難的決心。

理沙:「別道歉!」
謝らないで!

理沙:「不,快道歉!」
いや 謝って!

  這種完全相反的台辭非常精采,充份表現出理沙矛盾的心情及混亂,一方面不想接受平助是縱火犯的事實,另一方面又對平助害自己姐姐那麼痛苦而感到生氣,同時還步步逼近平助。



理沙:「都是因為你的關係,姐姐她,」
あなたのせいで 姉は
理沙:「父親她,」
父は
理沙:「啊,不行,完全無法理解,心情一片混亂,」
ていうか 無理 理解が 全然気持ちが追いつかない

  這一段理沙重新整理了結論,指著平助,講出強烈的控訴與指責,由於平助其實是一個好老師,縱火的事即非蓄意也非惡意,對於這樣的平助,理沙感到不忍心,於是她講到了一半彷彿想到了平助平日的好,於是講不下去,很好的表現出因為理沙對平助深厚的感情,以及心情的混亂,充滿著「這麼好的男人,怎麼會做出這麼不可原諒的事呢?」「自己又怎麼會愛上罪犯呢?」之類的矛盾心情。



平助:「蜂失老師。」
蜂矢先生

理沙:「別過來!」
来ないで!

  理沙至此已漸漸接受了平助是一個罪犯的這個事實,即憤怒又混亂,於是一度為了指責而走到平助面前的理沙,與平助拉開了距離,這同時暗示了他們目前的關係開始疏離。

理沙:「緃火犯還來當老師,是怎麼回事?」
放火魔が教師って どうなんですか?

理沙:「為什麼一直保持沉默?你覺得不被人發現就沒關係嗎?為什麼非得挑今天說?明天就要辦文化祭了,在這裡辦!」
何で黙ってたんですか? バレなきゃいいって思ってたの!? 何で今になって言うの!? 明日 文化祭 ここで!

  這段話表現了理沙的不滿,同時帶有一種「原來你是這種人」的憤怒,她開始認為平助是個邪惡之人,自己看錯了他,不但自己做的事不敢承擔,害了自己的姐姐,而且還心安理得的當了老師,最終甚至還在將舉辦文化祭的地點,在將是期待開心的文化祭的前一天告訴自己的件事,讓自己傷心。

平助:「是。」
はい

  理沙的「為什麼一直保持沉默?你覺得不被人發現就沒關係嗎?」這句話其實不是平助的想法,平助仍然完全沒有打算辯解,但他說的是「是」,而不是前面一貫的「對不起」,換言之,這個回答比較像是概括承受,而不是同意或歉意。
  此外,之所以讓理沙在上一段台辭加入了那種傷人的話,除了表現憤怒,目的也是要讓平助表現這種概括承受。



理沙:「『是』你個頭,你一點都不了解。」
「はい」じゃない 全然分かってない

  理沙的前面的氣話,仍希望平助反駁,但平助卻概括承受,於是理沙對平助的「是」表達不滿,同時,理沙覺得平助完全沒有意識到他這樣子讓自己多麼傷心,於是有了「你一點都不了解」這句台辭,然後接下來話鋒一轉,談起了戀愛的事。

理沙:「說起來、說起來,我,說過喜歡你對吧?」
だって だって 私 好きって言いましたよね?

平助:「嗯。」
はい

理沙:「那又是為什麼?」
なのに 何で?

  呼應前面的「你一點都不了解」,理沙做出了提示,同時理沙正處於自我中心狀態,她認為,你既然知道我喜歡你,又為什麼要講這些讓我傷心的事。

平助:「因為喜...喜歡。」
好きだから

理沙:「因為喜歡是什麼意思?」
好きだから 何?

理沙:「咦?你覺得這種程度的事不會被我討厭嗎?」
えッ これくらいのことでは 嫌いわれないって思ったんですか?

  承上,由於理沙此時呈現自我中心的狀態,因此對平助的話會錯意,這種台辭寫法很精采,因為在現實中,人們對話的脈絡確實經常因為自我中心而雞同鴨講,然後由於這種雞同鴨講,自然的帶出「你仗著我喜歡你所以才對我說」這種呼應前面理沙責備平助的話,進一步的讓理沙做出平助其實是個壞人的結論。

至此,是理沙對平助徹底的失望,同時也是為接下來的爆點佈局,做為反差。



平助:「不是!」
違います

  平助一改之前概括承受的態度,第一次說出了否定句,開始打算辯解,對於「你覺得這種程度的事不會被我討厭嗎?」這句話立即強烈的否認,表現出對於被理沙徹底失望的這件事無法接受,接下來平助不但大聲告白而且急著解釋,態度與之前靜靜的接受指責的情況形成強烈的反差,而這種反差便表現出一種深厚的感情,好像在說「縱火犯的事你怎麼認定都沒關係,但你不能懷疑我對你的愛!」

平助:「是我喜歡。」
俺が好きなんです

平助:「我喜歡蜂矢老師。」
蜂矢先生のことが 好きです

平助:「我沒有說謊!縱火的事,我不辯解,也不會將自己的行為正當化,不管被說什麼都是理所當然的,所以,我想像了一下,坦白一切之後,可能失去一切的我,腦中依次浮現出重要的人,對他們說了對不起與再見,這個時候,最讓我感到難過的,是想到蜂矢老師的時候,向蜂矢老師告別,是最痛苦的,所以我打電話把你叫出來。」
嘘じゃないです 火事のこと 言い訳しません 正当化もしません 何言われても そのとおりです だから 正直に話して 何もかも失う 自分を想像しました 一人ずつ 大切な人を思い浮かべて ごめんねと さよならを言いました そん時に 一番悲しくなったのが 蜂矢先 生だったんです 蜂矢先生に さよなら言うのが 一番 きつかった だから 電話しちゃいました



  這段台辭一樣精采,如何表現深厚的愛,一直是一個難題,就像許多情侶就算另一伴誠懇的說出了「我愛你」還是要被懷疑是不是真的,古代的童話故事還會為了確認對方的愛,要對方去殺龍什麼的,透過對方為自己冒險來確認對方的愛,而這裡用的方式是,「妳是我最不想失去的人」,當然,直接這樣說也很弱,因此這段台辭因為重重佈局而變得深刻精采,同時也讓平助向理沙表達自己準備用失去一切來贖罪的決心。而平助的那句「我沒有說謊!」,也充份的表現出他的心急,還沒被質疑就搶著解釋強調自己說的話、自己的心情是真的。

平助:「雖然我覺得這事,也不是在文化祭前一天該說的事,可是我還是要說。」
これも 文化祭の前日に 言うようなことじゃ ないと思いますけど 言いますね

  表現一種愛到不行,一刻等不得,忍不住要說的感情。



平助:「蜂矢老師,我喜歡你,非常的喜歡!」
蜂矢先生 あなたのことが 好きです 大好きです!

  平助大聲的喊出非常的喜歡,配合前面佈局與情緒的蘊釀,形成了令人感動的告白。

平助:「雖然我還不知道喜歡的理由。」
理由は まだ 分かりません

  這句話極其重要,在這種氣氛下出現,一方面用於恢復作品輕鬆的基調,不要過度催淚,另一方面,則可以讓理沙可以很自然的接話,否則,如果只到平助說「我非常喜歡你」,理沙接下來無論接什麼話,都會不太順暢,不好收場,但如果是這一句,就能順利的轉變話題,同時,這也是呼應全劇的一個概念,愛情沒有理由。

理沙:「我知道為什麼,因為我們是被命運的紅線連在一起的。」
私は 知っています 私達が 運命で結ばれているからです

  其實這句話和愛情沒有理由差不多,但同時表現了理沙的個性--單純天真浪漫。

平助:「咦?」
えッ?

理沙:「所以,像隨處可見的男女一樣,交往、分手、找新的、又和好之類的事,我們沒有去經歷也沒有關係。」
だから そこら辺の男女みたいに つきあって 別れて 乗り換えて より戻してなんてこと しなくていいんです

  一樣在表現理沙天真浪漫的個性,同時也表達出她鬆了一口氣,於是恢復了平日的浪漫思想,認為自己是與眾不同的,會有一段和大家都不一樣的戀愛。



理沙:「即使是優柔寡斷的男人也好,耷拉眼也好,耷拉眼河童也好,」
たとえ煮え切らない男でも タレ目でも タレカッパでも

理沙:「縱火犯也好。」
放火魔でも

  這段排比非常精采,前面三句很容易看出是為了帶出最後一句「縱火犯也好。」,但這句「縱火犯也好。」說的即輕且甜,充份的表現出深刻的愛情、包容與理沙「真愛無敵」的浪漫個性,表達出「無論你是什麼樣的人,哪怕是罪犯,我也愛你,因為我愛的是『你』,而不是你的身份或外在加諸於你的種種」。



理沙:「但不代表我原諒你了,這一切都是試煉,雖然現在我不會原諒你,讓我們一起越過吧!」
許しませんけど それも全て 試練です 今は 許しませんけど 乗り越えましょう

  這句補充極其重要,因為這裡要表現的是「深刻的愛」而不是「盲目的愛」,理沙並不是認為平助做什麼都可以,她都會愛,事實上前面理沙對平助一度失望,直到發現平助贖罪的心情,以及依舊溫柔善良之後,才做出這樣的結論,她願意與平助共度難關,因此這並非盲目,而是一種「深刻的愛」。

理沙:「賭上伊豆箱根車廂之名。」
いずっぱこの名にかけて

平助:「伊豆箱根車廂?」
いずっぱこ?

理沙:「即使你是緃火犯,我也相信心型吊環的傳說。」
あんたが放火魔でも 私は ハートのつり革の伝説を信じます

平助:「哦... 」
ほ...



理沙:「別小看伊豆箱根車廂!」
いずっぱこ ナメんな!

  這段即表現理沙的天真浪漫,也表現理沙的「信念」和「決心」,理沙雖是對著平助大喊,但其實頗有向命運挑戰,不向命運低頭的意思,「我一定會越過這個阻礙,別小看我!!」,此外這段話也讓前面緊張的氣氛完全輕鬆了起來,讓人產生一種他們一定能度過難關的感覺,使人期待最後一集的發展。

理沙:「再見!」
じゃあ



理沙:「好好把飯吃完哦!」
ちゃんとご飯食べてください
平助:「是!」
はい

  理沙離開之後又回頭,講了這段台辭,這些台辭彷彿是情侶夫妻在說的家常話,與開場時,理沙的結巴做為對比,暗示了兩人把話說開,關係變得更加親密。

結語

  這場戲的台辭是很難得看到的佈局經典,讓我很想寫這一篇,只是一整場戲的分析實在有點篇幅,結果去年底就想寫的東西因此一拖再拖,何況它的收視率不如預期的好,眼看再拖下去大概大家都要忘了這部戲了,於是還是趕緊找時間寫了。

  事實上這種情緒衝突與角色矛盾在近百年來的各個形式領域的劇本都很常見,像訓練自己的師父竟是殺父仇人,老爸竟是自己一直以來對抗組織的老大等等,近年來甚至有些動畫會故意惡搞一些情境,來諷刺這種設定,這部也有這樣的設定,自己愛的人竟是害自己姐姐痛苦的縱火犯,然而他利用多重佈局,使得這個「老梗」很有新意,甚至讓人不易察覺它的「老梗」結構,我覺得非常的精采。

  在本場目標中,需要表現的理沙的心理掙扎與對平助的愛,這樣的對話設計除了達成這個基本目的外,也讓理沙感情有層次感,連續的心境變化,期待-無法接受-接受-憤怒-失望-感動-堅定,使得人物變得很真實而有深度,滿島光在全劇中雖然帶有一點舞台劇式的誇張表現,但對於感情層次的表現實在非常出色,演技精湛啊!

  對話的設計,除了推動劇情這個基本功能之外,還能夠達成非常多的事,好的對話就像這場戲一樣,推動劇情之外,也展現人物性格、表達情緒層次,我認為這場戲實在是一段非常出色的範例。
回 戲劇分析 分類

標籤: 日劇
同分類上一篇: 《星際效應》《Interstellar》個性機器人-防止觀眾對角色反感的配置
同分類下一篇: 99.9刑事律師第一回人物設定的精妙處理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你可以分享於:

在噗浪上分享

戲劇分析 / 人氣(137) / 回應(0)


發表回應 

匿稱:

個人網頁:

E-mail:

内容:


 重置認證碼 認證碼:
本站作者
Tt.梅梗
"笑話難笑仍挺拔,何懼眾冷睡成趴,
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梗變梅花。"
本站首頁四個女孩每天都有不同的對白,場景依星期或節日亦有主題變化...
更多詳情
搜尋範圍:
年份:
關鍵字:

Re:

布魯妮塔的義大利傳統服裝-庇耶茲里 ,by(威廉)於2018-04-24 10:26:33

Re:

LINE貼圖畫的美不美究竟對銷售量影響大不大? ,by(藍)於2018-04-18 21:20:48

Re:

靠LINE貼圖,年收百萬不是夢? ,by(藍)於2018-04-18 20:36:20

Re:

王國紀元-懦夫 ,by(小老闆)於2018-02-01 09:45:57

Re:

王國紀元-懦夫 ,by(小老闆)於2018-01-30 23:42:07

Re:

靠LINE貼圖,年收百萬不是夢? ,by(黃茶茶)於2017-12-08 15:44:51

Re:

古羅馬大道與台灣中投公路 ,by(楊)於2017-10-13 13:56:22

Re:

《露西》《Lucy》一部包裝成商業片的藝術電影 ,by(阿吉)於2017-10-10 22:02:36

Re:

靠LINE貼圖,年收百萬不是夢? ,by(帥帥)於2017-08-26 14:53:33

Re:

靠LINE貼圖,年收百萬不是夢? ,by(帥帥)於2017-08-25 23:44:53

除另有註明,網站之內容採用之授權條款如下:
文字創作: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授權標章 授權條款法律文字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亦不得修改該著作。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使用時請標示「奮鬥的繪畫之路」若為網路散佈請附上本站連結:
http://www.tpintrts.tpin.idv.tw




插畫、漫畫、圖片創作: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授權標章 授權條款法律文字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若使用者修改該著作時,僅得依本授權條款或與本授權條款類似者來散布該衍生作品。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非商業性之例外:您可以自由製作同人誌販售,但仍需符合姓名標示及相同方式分享之標準,本例外所指之「同人誌」之定義為:「作者完全自費或透過他人出資贊助出版、印刷、製作之刊物或週邊」,出資贊助製作者需為自然人,不得為法人,並且協助出資人數以五人為限,但非特定對象之群眾募資之人數不在此限,自然人與法人之定義以《中華民國民法》之定義為準,其他語言版本於此項例外有因翻譯造成之疑義時,以繁體中文之內容為準,本例外與創用CC無關,為本站額外追加之授權條款。

使用時請於圖片附近標示「奮鬥的繪畫之路」若為網路散佈請附上本站連結:
http://www.tpintrts.tpin.idv.tw


*關於創用CC



有其他註明時:

另有註明部份,應依照註明部份為授權基準:
  1. 註明「@」者,為直接說明取得授權來源的標的、根據標的創用CC條款而授權引用或因其他因素不適用上述條款而另行註明者,引用時請遵守其授權要求。
  2. 註明「Ⓝ無已知版權限制」者:符合中華民國著作權法第五十二條「合理使用」之相關規定而引用之,但來源出處眾多而難以確定何者為版權擁有者,又無法找到能確認其為「公眾領域」的標的,若您要使用相同標的,提醒您在對其進行新的特殊應用之前,先自行分析適用的法律。
  3. 註明「©」者,為具有版權之標的,但符合中華民國著作權法第五十二條「合理使用」之相關規定而引用之,若您要使用相同標的,提醒您在對其進行新的特殊應用之前,應先取得授權或自行分析適用的法律。
  4. 註明為「⓪公眾領域」者,版權完全開放,屬於公開資源,不受任何限制可以自由使用的標的。
  5. 註明為「Ⓧ非著作」者,指不符合中華民國著作權法第三條之要件,不屬於著作,所以沒有版權。

     1 234567 8 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到今日 | 到本月 | 列表模式



愉快的她們
Twitter
free counters

今日:28
昨日:17
過去一週:238
過去三十天:955
總計:58324

世界上大約還有  99.999369 %  的人
不知道此網站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