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蓋羅的衣服好像...滿酷的...
酷吧!這是土耳其的kasikoyunu及木湯匙,雖然造型好像有點差異啦...
蓋羅好酷!
蓋羅的衣服感覺好像有很多石油的人在穿的耶...
.........
 
語言: 繁體中文   日本語

             简体中文   English
 
同人情報  更多情報
CWT53
。 2019年12月14日(六) ~ 2019年12月15日 (日)
。活動會場: 台灣大學體育館
官方網站  

更多情報...
更新記錄-每週四更新
最新作品 更多作品
2006年07月16日
2010年11月14日
和服
2014年10月01日
遇襲
2009年03月31日
聖與瞳子
2006年09月08日
畦地令子
Copyright ©  Enabling Clause 2014~2019 奮鬥的繪畫之路 Struggling for the Road of Painting     管理者登入

2014年10月27日 (一) 00:00 [異色之瞳]第四章 背叛(8)-第四章完

語言: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雙語對照  
  --稍早之前。
  由於席蒙恩沒有軍營,曲拉凱塔也認為事不宜遲,因此就地開始向席蒙恩說明。

  「事實上,馬肯迪亞人很久以前就停止了劫掠行動,」曲拉凱塔才開口說了第一句話,馬上就被席蒙恩打斷:

  「發生了那麼多起的劫掠事件,你到今天還想那麼說?我可是親眼看見你們搶了我們的杰拉金飾!而且就在剛才就有一群馬肯迪亞人衝進克朗德斯鎮,叫我相信你?歐斯克一直告訴我,馬肯迪亞人只分出了兩支,現在你想怎麼說?其實分出了三支?甚至還有第四支?」

  曲拉凱塔兩隻手掌對席蒙恩比著下壓的動作,要席蒙恩冷靜點。

  「聽我說,這件事我也很訥悶,說來話長,我希望你能先派人包圍克朗德斯鎮,我再慢慢向您解釋,相信你也不希望現在在鎮裡的馬肯迪亞人跑掉吧?」

  席蒙恩思考了一下,叫來艾爾羅,耳語了幾句,艾爾羅立刻到一旁整隊,帶了幾隊的騎兵往克朗德斯鎮的各個大門去。

  「希望你長話短說,還有,叫你的部隊全部下馬,然後待在原地。」

  「是!是!席蒙恩大人,你還真不是普通的多疑耶!」

  曲拉凱塔一邊抱怨,一邊向遠處的馬肯迪亞人比了一串手勢,於是遠方的馬肯迪亞人紛紛下馬。

  「那麼,我可以開始說了?」

  席蒙恩點點頭。

  「我們馬肯迪亞人很久以前就停止了劫掠活動,我自己的拉亞那我可以很確定,至於恩達拉,我也有一直派人注意。」

  不遠處的索羅提克聽到這句話,皺起了眉頭,席蒙恩則好像想說什麼,又住了口。

  「但是劫掠還是不斷發生,而且還傳出是異色眼瞳,騎著血紋馬的馬肯迪亞人幹的,說起來,我們馬肯迪亞人全部的人數還不到千人,每天一起生活,幾乎彼此都互相認得,族裡少一個人或混進一個,都不會沒發現,這樣一來,那些外傳在搶劫的馬肯迪亞人到底是誰?」

  曲拉凱塔掃視著歐斯克、席蒙恩、索羅提克、拉妮斯塔及其他所有的人。

  「所以我開始調查,究竟是誰,一直在把劫掠的事嫁禍給我們。」

  曲拉凱塔對遠處的一個人招手,那個人拿了兩個布袋走過來,布袋打開,倒出了銀製天使像和一個銀製壺。

  「我們在黑市裡發現了這些東西,而且我們查出,這些東西說是馬肯迪亞人出售的,但是,在我們過去還會劫掠的日子裡,根本不會去搶這種東西,因為它們需要脫手,但對我們來說脫手是件困難的事,因為我們沒有交易權,黑市也不見得願意和我們做生意,如果你去找過去的記錄,應該會發現,我們搶的東西多半是可以立即使用的東西,像是穀物或布料之類的。」

  曲拉凱塔說到這,席蒙恩看了一眼歐斯克,因為不久前,歐斯克也是這麼說。

  「所以我更加肯定,這應該不是馬肯迪亞人做的,於是我開始追查這些東西的流向與根源,以及出售這些東西所得到的金錢最後的流向,結果你猜我查到了什麼。」

席蒙恩搖搖頭,歐斯克則接著說:

  「奧德賽競技場。」

曲拉凱塔笑開了,指著歐斯克:

  「有你的,不愧是族長之子!沒錯,我發現這些資金最後幾乎都流向了興建奧德賽競技場的各種費用,我查了一下奧德賽競技場開始興建的時間,發現在那之後劫掠變得更頻繁也更大膽,甚至向官方的運輸隊下手,搶了杰拉金飾這種根本不會引起我們興趣的東西。」

  席蒙恩眉頭皺了一下。

  「奧德賽競技場是阿達曼計畫興建的工程,所以我開始調查阿達曼的部隊動向,基本上監視了他的城堡非常久,軍隊都沒有什麼動靜,直到有一天,我發現他城堡裡跑出了一群白馬,記得那時是奧德賽競技場工程意外後的兩天,我的族人立刻跟蹤那個隊伍,但很可惜,後來跟丟了。」曲拉凱塔很不好意思的笑著拍頭。

「然後呢?這樣你還想說什麼?你查了這些根本不能證明什麼,有一大堆人都目擊了馬肯迪亞人搶劫,而且我也是其中之一,你憑這些就想把事情推給一方領主嗎?」

  席蒙恩的表情非常不屑。

  曲拉凱塔正色了起來。

  「你覺得為什麼我們今天會出現在這?」

  「……」席蒙恩直視著曲拉凱塔。

  「我們跟丟了他們之後不久,就有村子被劫掠,然後我們發現了他們劫掠似乎是有某種規律性的計劃,像是有交保護稅的,也就是村口會有幾個阿達曼衛兵的城鎮,全都被跳過,而其他領地的,則是離軍營較遠的城鎮會受劫,還有就是在阿達曼領地內,被劫過的城鎮,只要一直沒有衛兵,就好像是等城鎮復元一般,在間隔差不多日子時,一定會再被劫掠,於是根據這些,我們推測出,今天應該是克朗德斯鎮。」

  「那又如何?說不定現在在鎮裡的馬肯迪亞人也是你的人,你安排這些事想陷害阿達曼大人。」

  「席蒙恩大人,你真的很多疑……」曲拉凱塔攤著手。

  「因為你是馬肯迪亞人!」席蒙恩怒吼著。

  曲拉凱塔楞了一下,然後搖搖頭:

  「原本看瞿黎拉葛在你身邊,還以為你是個好人,沒想到你也如此討厭馬肯迪亞人。」

  曲拉凱塔抬頭瞪著席蒙恩,那表情有如蒼狼,令人不寒而慄。

  「你聽好了,席蒙恩大人,如果不是瞿黎拉葛,我也不太信任你,我無法解釋他們的眼睛為什麼那個樣子,又如何能夠騎血紋馬,不過,經過剛才交手後,他們逃跑的情況,我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們的血紋馬,跑得有點慢,這些事情都很奇怪,不過我相信,如果可以抓到裡面的人,一定可以知道真相,為此,希望我們可以合作,你的部隊看起來人數應該超過二千人,而我們馬肯迪亞全族不到千人,其中還包括不能作戰的女人和小孩,恩達拉又在你的手中,我的隊伍人數還不足三百,你要解決我們也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曲拉凱塔與歐斯克互望了一眼,然後又抬頭看向席蒙恩,這次曲拉凱塔的眼神中,充滿了誠懇。

  「我們停止了劫掠,為的就是希望有一天可以與世人和平共處,而今天卻好像有人在阻止這件事,我們希望可以解決它,所以,席蒙恩大人,請和我們合作。」

  席蒙恩摸著落腮鬍思考了一下。

  「回答我,為什麼剛才你們不追進去?」

  「我們馬肯迪亞人正受到誤解,假如沒有受到邀請,我們就衝進城鎮,那看起來就和進去搶劫一樣。」

  席蒙恩哼了一聲。

  「你希望我怎麼做?」


  太陽漸漸偏西,輜重部隊和押送恩達拉的部隊原地停留,恩達拉具有戰鬥能力的人得到釋放,與曲拉凱塔的部隊合流,而剩下的女人小孩,則當作人質繼續留在席蒙恩營中,為了表示誠意,曲拉凱塔也命人帶領在拉亞那剩下的女人小孩到席蒙恩的陣中,席蒙恩領著剩下的軍隊與包圍的軍隊合流,而曲拉凱塔則做為預備隊在鎮外不遠處等待。

  曲拉凱塔認為,應該盡可能在日落前決勝負,如果他推測的沒錯,最壞的情況下阿達曼極可能會帶兵來處理克朗德斯鎮的事,如果阿達曼到了,就算席蒙恩先前得到了外交許可,那也只限於在克朗布爾大道的範圍行軍而已,現在在這裡的席蒙恩的大軍,完全不合法,就算阿達曼不追究席蒙恩大軍在這裡的原因,席蒙恩恐怕也不能再干涉這件事,而馬肯迪亞人極可能全部被帶走殺死,因此在討論之後,席蒙恩快速的做好佈署,便準備往鎮裡進攻,但這時,他們卻看到了很糟的情況。

  「叫你們指揮官出來講話!開一條路讓我們離開,否則我殺光這鎮裡的人,就從這個女人和這個老頭開始!」

  強盜頭領喊著,而他身旁的兩個人則用刀架在一個老人和一個女人的脖子上。

  曲拉凱塔和歐斯克對望了一眼,被刀架住的女人正是崔莉,而老人,則是漢拉德。

  就在席蒙恩準備與對方交涉,報上名號之時,一個不可思議的現象在眾人的眼前發生。

  在街道上蒙面挾持人質的那三個人,雙眼瞳孔正慢慢變色,好像剛染色的布料泡在水中,布料被染的顏色越來越淡,最後只剩下布料原本的顏色。

  這三個人的雙眼到最後,都各自變成了相同的顏色。


  太陽下山,天空的橙紅色被深藍色取代,夜幕之中,克朗德斯鎮只有鎮內一角小小的火光,大部份鎮民被關在地窖當中,另一部份的鎮民則被綁起來集中在廣場,還有幾個鎮民被押在各個鎮門口,隨時用刀指著,其中南門的人質,就是崔莉和漢拉德。

  「崔莉,馬肯迪亞人給我們帶來那麼多災禍,這次如果可以活著,我要你把歐斯克那小子給我忘了!」漢拉德低聲說著,語氣充滿了激動。

  崔莉沒有回答。

  強盜頭坐在看得到崔莉的某個屋子外,吃著東西,他的附近沒有燈光,遠遠看僅僅是一個人影,他正思考著如何突圍。

  幾個小時前,在席蒙恩看到對方瞳孔顏色變化而楞住的當下,歐斯克搶先發話,尋問對方的要求,強盜頭要求對方交出所有的馬匹,並且撤退到五公里外,歐斯克以自己不是指揮官為由,說要回到後方陣營裡去傳話,席蒙恩先是驚訝,但馬上明白歐斯克的用意,沒說什麼,掉頭離開,強盜頭則要他們在今晚月亮升到最高之前答覆,否則他有的是人質可以殺。

  「哼!瞿黎拉葛,這會兒倒是混到軍隊裡去了。」強盜頭喝了口酒,喃喃的說。

  此時西門的方向傳來一陣騷動,一個強盜跑了過來。

  「老大!不好了,他們殺了人質衝進來啦!」

  「話給我說清楚,有人殺了人質了嗎?我們人質那麼多,慌什麼!」

  「不是,老大,人質,那個人質……」

  強盜話還是說不清楚,於是強盜頭丟下強盜,干脆自己騎馬往西門瞭解。

  西門附近一片混亂,一群騎兵衝了進來,幾個被綁起來的鎮民正在往鎮內逃跑,卻被後面的騎兵追擊,地上躺著好幾個被綁起來的人,全身是血,強盜們四處逃竄。

  「老大,快逃啊,他們瘋了,不管人質死活啦!」

  「什麼?」

  此時東門也騷亂了起來。

  「混帳!不要慌!」強盜頭吼著,但是誰也沒理他。

  「快往南門逃啊,南門沒有軍隊!」突然有人這麼喊著,

  強盜頭往那人看去,四週沒有什麼光線,他只隱隱約約的看見這個人頭髮蓋住了半邊臉,稍稍策馬往前,他瞪大了眼睛,這人竟是歐斯克!他尋找著原本押在東門的人質,沒找到人質,卻找到原本押著人質的強盜身上中箭倒在地上。

  「是敵人的計謀,快到廣場抓住人質,不準往南門走!」

  「抓人質沒用,他們連人質都殺!」歐斯克喊著。

  強盜頭很快的注意到對方衝進來的騎兵人數根本不多,他立刻衝向南門,打算抓住崔莉,但當他到達南門時,早已不見崔莉和漢拉德的身影,不過門外也真的一個士
兵也沒有,他的部下們紛紛騎上血紋馬往南邊逃跑。

  「不準逃!這樣下去全部會被抓啊!笨蛋!」

  強盜頭雖然不斷的阻止,但根本沒有人理他,強盜團畢竟不是軍隊,烏合之眾,沒有紀律,與指揮官也談不上什麼羈絆。

  「嘖。」強盜頭心想,再這樣下去,分散只會被對方一一殲滅,如果附近沒有軍隊,他們也不見得追得到自己,伏擊的話,只要在大平原上,這種機會也比較低。

  「跟我來!」他舉起長劍,強盜們便開始向他的方向集結,然後一起往南門衝出去。


  馬蹄踏過草皮,激起了露水,強盜頭帶著剩下的人一路往西南方逃,這個方向一直跑下去,會經過奧德賽競技場,最後可以到達阿達曼的城堡,強盜們一路注意附近是否有伏兵,後方是否有追擊,但一連跑了幾個小時,四週都沒有動靜,於是讓馬兒放慢速度,天色漸明,然而烏雲密佈。

  「老大,好像快下雨了。」

  「哼!現在下雨也好。」

  此時他們感覺到大地好像有點震動,突然發現現後方有眾多的白影。

  「血紋馬!是馬肯迪亞人!」一名強盜喊著。

  「馬的,這時又出來攪什麼局。」

  強盜頭舉刀。

  「全速往前方撤退,到阿達曼的城下,我們就安全了!」

  所有的強盜揚鞭,馬匹們嘶鳴了一聲便開始向前衝刺。

  但是沒有多久,後方的馬肯迪亞人便追了上來,很快的在強盜隊伍的左右兩側並行奔馳,隊伍領頭的是曲拉凱塔。

  「唷!假馬肯迪亞先生,你的血紋馬跑得有點慢耶!是不是生病啦?」曲拉凱塔跑到強盜頭的側邊說著。

  強盜頭生氣的拔劍,不過曲拉凱塔立刻加速跑到他的前面,不久,曲拉凱塔的隊伍全部超越了強盜的隊伍,遠遠的橫擋在前面,人數遠比強盜剩下的人多,加上之前在克朗德斯鎮外作戰失利,強盜頭立刻要眾強盜掉頭逃跑,但曲拉凱塔的隊伍立刻又從後面追上來,不過這次卻明顯的放慢了血紋馬的速度。

  天空開始飄起細雨。

  「嘖!現在下雨就太早了。」強盜頭喃喃的說。

  現在他們被迫往東北方逃,強盜頭企圖修正方向為正西,但是很快的出現了另一支馬肯迪亞人,這批人馬是索羅提克率領的,而歐斯克也在一旁,強盜頭此時知道,他們正準備把自己逼往某個地方,但就算知道,也拿不出什麼辦法。

  強盜頭很快的知道對方想逼自己前往的地點,在克朗德斯鎮進入他視野的同時,也看到了横列在鎮前的席蒙恩的大軍,他們很快就被包圍了,此時雨勢開始變大。

  「哦?原來如此啊!。」席蒙恩喃喃的說著。

  大雨落在強盜們及馬身上,那紅色毛的部份,漸漸暈開,過了不久有紅色的水滴下,然後,一匹普通的白馬出現在大家眼前,而歐斯克等人騎的血紋馬,紅色的毛經過雨水的滋潤,越發閃耀。

  「白馬上漆,方法真是意外的單純。」曲拉凱塔摸著下巴說。

  「哼,沒想到你們會做到這種地步,就不怕人質不小心被殺了嗎?」強盜頭把劍丟到地上。

  「人質必須活著才有用,而且,必須要對方害怕人質死亡,我注意到你並沒有讓很多人守著門,而且也沒有很多燈火,大概是認為我們不會輕舉妄動,所以,趁著黒夜,我們殺死其中一個門押住人質的人,然後派人假裝是被騎兵追殺的人質,並且在地上準備一些人質『裝死』,再讓一些人大喊製造混亂氣氛,跑出來看的你們,一定會認為我們不顧人質死活了,接下來一定是一片混亂的逃竄。」曲拉凱塔得意的說著。

  「混帳,不要把瞿黎拉葛想的計策,講得好像是你想的一樣!」索羅提克皺眉說著。

  「為什麼放著我們跑那麼遠才把我們追回來。」

  「我想知道你們會往哪個方向逃,而且讓你們遠離鎮,也可以避免你們重新挾持人質。」席蒙恩冷冷的說。

  強盜頭嘖了一聲。

  「全部綁起來!」席蒙恩對著士兵們下令,然後對著強盜頭說:

  「等會兒還有很多話要問你。」


回 異色之瞳 分類

同分類上一篇: [異色之瞳]第四章 背叛(7)
同分類下一篇: [異色之瞳]終章 尾聲(1)



異色之瞳 / 人氣(6) / 回應(0)


發表回應 

匿稱:

個人網頁:

E-mail:

内容:


 重置認證碼 認證碼:
本站作者
Tt.梅梗
"笑話難笑仍挺拔,何懼眾冷睡成趴,
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梗變梅花。"
本站首頁四個女孩每天都有不同的對白,場景依星期或節日亦有主題變化...
更多詳情
搜尋範圍:
年份:
關鍵字:

Re:

布魯妮塔的義大利傳統服裝-庇耶茲里 ,by(威廉)於2018-04-24 10:26:33

Re:

LINE貼圖畫的美不美究竟對銷售量影響大不大? ,by(藍)於2018-04-18 21:20:48

Re:

靠LINE貼圖,年收百萬不是夢? ,by(藍)於2018-04-18 20:36:20

Re:

王國紀元-懦夫 ,by(小老闆)於2018-02-01 09:45:57

Re:

王國紀元-懦夫 ,by(小老闆)於2018-01-30 23:42:07

Re:

靠LINE貼圖,年收百萬不是夢? ,by(黃茶茶)於2017-12-08 15:44:51

Re:

古羅馬大道與台灣中投公路 ,by(楊)於2017-10-13 13:56:22

Re:

《露西》《Lucy》一部包裝成商業片的藝術電影 ,by(阿吉)於2017-10-10 22:02:36

Re:

靠LINE貼圖,年收百萬不是夢? ,by(帥帥)於2017-08-26 14:53:33

Re:

靠LINE貼圖,年收百萬不是夢? ,by(帥帥)於2017-08-25 23:44:53

除另有註明,網站之內容採用之授權條款如下:
文字創作: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授權標章 授權條款法律文字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亦不得修改該著作。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使用時請標示「奮鬥的繪畫之路」若為網路散佈請附上本站連結:
http://www.tpintrts.tpin.idv.tw




插畫、漫畫、圖片創作: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授權標章 授權條款法律文字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若使用者修改該著作時,僅得依本授權條款或與本授權條款類似者來散布該衍生作品。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非商業性之例外:您可以自由製作同人誌販售,但仍需符合姓名標示及相同方式分享之標準,本例外所指之「同人誌」之定義為:「作者完全自費或透過他人出資贊助出版、印刷、製作之刊物或週邊」,出資贊助製作者需為自然人,不得為法人,並且協助出資人數以五人為限,但非特定對象之群眾募資之人數不在此限,自然人與法人之定義以《中華民國民法》之定義為準,其他語言版本於此項例外有因翻譯造成之疑義時,以繁體中文之內容為準,本例外與創用CC無關,為本站額外追加之授權條款。

使用時請於圖片附近標示「奮鬥的繪畫之路」若為網路散佈請附上本站連結:
http://www.tpintrts.tpin.idv.tw


*關於創用CC



有其他註明時:

另有註明部份,應依照註明部份為授權基準:
  1. 註明「@」者,為直接說明取得授權來源的標的、根據標的創用CC條款而授權引用或因其他因素不適用上述條款而另行註明者,引用時請遵守其授權要求。
  2. 註明「Ⓝ無已知版權限制」者:符合中華民國著作權法第五十二條「合理使用」之相關規定而引用之,但來源出處眾多而難以確定何者為版權擁有者,又無法找到能確認其為「公眾領域」的標的,若您要使用相同標的,提醒您在對其進行新的特殊應用之前,先自行分析適用的法律。
  3. 註明「©」者,為具有版權之標的,但符合中華民國著作權法第五十二條「合理使用」之相關規定而引用之,若您要使用相同標的,提醒您在對其進行新的特殊應用之前,應先取得授權或自行分析適用的法律。
  4. 註明為「⓪公眾領域」者,版權完全開放,屬於公開資源,不受任何限制可以自由使用的標的。
  5. 註明為「Ⓧ非著作」者,指不符合中華民國著作權法第三條之要件,不屬於著作,所以沒有版權。

     123456 7 8910111213 14 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到今日 | 到本月 | 列表模式



愉快的她們
Twitter
free counters

今日:6
昨日:10
過去一週:121
過去三十天:1591
總計:62621

世界上大約還有  99.999323 %  的人
不知道此網站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