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這是俄羅斯傳統服飾「薩拉凡(сарафан)」,我覺得穿起來好彆扭...蓋羅你那句暴力王是多餘的
娜塔莎明明是暴力王,沒想到換個衣服就能像個淑女,真是太厲害了!土耳其的民俗服裝也超酷的!明天來看我穿吧!
噢,娜塔莎,的衣服真是太可愛了!週日就換我啦!
娜塔莎這樣好有氣質哦,週一我會穿上日本的和服。
.........
 
Language: 繁體中文   日本語

             简体中文   English
 
Doujinshi intelligence  More
第三屆台灣漫畫節《CWT原創嘉年華》
。 Sat, Oct 26, 2019 ~ Sun, Oct 27, 2019
。meeting place: 台北市松山文創園區2、3號倉庫
Official Website  
CWT53
。 Sat, Dec 14, 2019 ~ Sun, Dec 15, 2019
。meeting place: 台灣大學體育館
Official Website  

More...
Update records-updated every Thursday
Latest Works More
Jul 16, 2006
Umbrella
Nov 14, 2010
Kimono
Oct 01, 2014
Skirmish
Mar 31, 2009
Sei and Touko
Apr 18, 2015
社群版頭
Copyright ©  Enabling Clause 2014~2019 奮鬥的繪畫之路 Struggling for the Road of Painting     管理者登入

Monday, October 27, 2014 | 00:00 [異色之瞳]第四章 背叛(8)-第四章完

Language: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Bilingual comparison  
  --稍早之前。
  由於席蒙恩沒有軍營,曲拉凱塔也認為事不宜遲,因此就地開始向席蒙恩說明。

  「事實上,馬肯迪亞人很久以前就停止了劫掠行動,」曲拉凱塔才開口說了第一句話,馬上就被席蒙恩打斷:

  「發生了那麼多起的劫掠事件,你到今天還想那麼說?我可是親眼看見你們搶了我們的杰拉金飾!而且就在剛才就有一群馬肯迪亞人衝進克朗德斯鎮,叫我相信你?歐斯克一直告訴我,馬肯迪亞人只分出了兩支,現在你想怎麼說?其實分出了三支?甚至還有第四支?」

  曲拉凱塔兩隻手掌對席蒙恩比著下壓的動作,要席蒙恩冷靜點。

  「聽我說,這件事我也很訥悶,說來話長,我希望你能先派人包圍克朗德斯鎮,我再慢慢向您解釋,相信你也不希望現在在鎮裡的馬肯迪亞人跑掉吧?」

  席蒙恩思考了一下,叫來艾爾羅,耳語了幾句,艾爾羅立刻到一旁整隊,帶了幾隊的騎兵往克朗德斯鎮的各個大門去。

  「希望你長話短說,還有,叫你的部隊全部下馬,然後待在原地。」

  「是!是!席蒙恩大人,你還真不是普通的多疑耶!」

  曲拉凱塔一邊抱怨,一邊向遠處的馬肯迪亞人比了一串手勢,於是遠方的馬肯迪亞人紛紛下馬。

  「那麼,我可以開始說了?」

  席蒙恩點點頭。

  「我們馬肯迪亞人很久以前就停止了劫掠活動,我自己的拉亞那我可以很確定,至於恩達拉,我也有一直派人注意。」

  不遠處的索羅提克聽到這句話,皺起了眉頭,席蒙恩則好像想說什麼,又住了口。

  「但是劫掠還是不斷發生,而且還傳出是異色眼瞳,騎著血紋馬的馬肯迪亞人幹的,說起來,我們馬肯迪亞人全部的人數還不到千人,每天一起生活,幾乎彼此都互相認得,族裡少一個人或混進一個,都不會沒發現,這樣一來,那些外傳在搶劫的馬肯迪亞人到底是誰?」

  曲拉凱塔掃視著歐斯克、席蒙恩、索羅提克、拉妮斯塔及其他所有的人。

  「所以我開始調查,究竟是誰,一直在把劫掠的事嫁禍給我們。」

  曲拉凱塔對遠處的一個人招手,那個人拿了兩個布袋走過來,布袋打開,倒出了銀製天使像和一個銀製壺。

  「我們在黑市裡發現了這些東西,而且我們查出,這些東西說是馬肯迪亞人出售的,但是,在我們過去還會劫掠的日子裡,根本不會去搶這種東西,因為它們需要脫手,但對我們來說脫手是件困難的事,因為我們沒有交易權,黑市也不見得願意和我們做生意,如果你去找過去的記錄,應該會發現,我們搶的東西多半是可以立即使用的東西,像是穀物或布料之類的。」

  曲拉凱塔說到這,席蒙恩看了一眼歐斯克,因為不久前,歐斯克也是這麼說。

  「所以我更加肯定,這應該不是馬肯迪亞人做的,於是我開始追查這些東西的流向與根源,以及出售這些東西所得到的金錢最後的流向,結果你猜我查到了什麼。」

席蒙恩搖搖頭,歐斯克則接著說:

  「奧德賽競技場。」

曲拉凱塔笑開了,指著歐斯克:

  「有你的,不愧是族長之子!沒錯,我發現這些資金最後幾乎都流向了興建奧德賽競技場的各種費用,我查了一下奧德賽競技場開始興建的時間,發現在那之後劫掠變得更頻繁也更大膽,甚至向官方的運輸隊下手,搶了杰拉金飾這種根本不會引起我們興趣的東西。」

  席蒙恩眉頭皺了一下。

  「奧德賽競技場是阿達曼計畫興建的工程,所以我開始調查阿達曼的部隊動向,基本上監視了他的城堡非常久,軍隊都沒有什麼動靜,直到有一天,我發現他城堡裡跑出了一群白馬,記得那時是奧德賽競技場工程意外後的兩天,我的族人立刻跟蹤那個隊伍,但很可惜,後來跟丟了。」曲拉凱塔很不好意思的笑著拍頭。

「然後呢?這樣你還想說什麼?你查了這些根本不能證明什麼,有一大堆人都目擊了馬肯迪亞人搶劫,而且我也是其中之一,你憑這些就想把事情推給一方領主嗎?」

  席蒙恩的表情非常不屑。

  曲拉凱塔正色了起來。

  「你覺得為什麼我們今天會出現在這?」

  「……」席蒙恩直視著曲拉凱塔。

  「我們跟丟了他們之後不久,就有村子被劫掠,然後我們發現了他們劫掠似乎是有某種規律性的計劃,像是有交保護稅的,也就是村口會有幾個阿達曼衛兵的城鎮,全都被跳過,而其他領地的,則是離軍營較遠的城鎮會受劫,還有就是在阿達曼領地內,被劫過的城鎮,只要一直沒有衛兵,就好像是等城鎮復元一般,在間隔差不多日子時,一定會再被劫掠,於是根據這些,我們推測出,今天應該是克朗德斯鎮。」

  「那又如何?說不定現在在鎮裡的馬肯迪亞人也是你的人,你安排這些事想陷害阿達曼大人。」

  「席蒙恩大人,你真的很多疑……」曲拉凱塔攤著手。

  「因為你是馬肯迪亞人!」席蒙恩怒吼著。

  曲拉凱塔楞了一下,然後搖搖頭:

  「原本看瞿黎拉葛在你身邊,還以為你是個好人,沒想到你也如此討厭馬肯迪亞人。」

  曲拉凱塔抬頭瞪著席蒙恩,那表情有如蒼狼,令人不寒而慄。

  「你聽好了,席蒙恩大人,如果不是瞿黎拉葛,我也不太信任你,我無法解釋他們的眼睛為什麼那個樣子,又如何能夠騎血紋馬,不過,經過剛才交手後,他們逃跑的情況,我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們的血紋馬,跑得有點慢,這些事情都很奇怪,不過我相信,如果可以抓到裡面的人,一定可以知道真相,為此,希望我們可以合作,你的部隊看起來人數應該超過二千人,而我們馬肯迪亞全族不到千人,其中還包括不能作戰的女人和小孩,恩達拉又在你的手中,我的隊伍人數還不足三百,你要解決我們也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曲拉凱塔與歐斯克互望了一眼,然後又抬頭看向席蒙恩,這次曲拉凱塔的眼神中,充滿了誠懇。

  「我們停止了劫掠,為的就是希望有一天可以與世人和平共處,而今天卻好像有人在阻止這件事,我們希望可以解決它,所以,席蒙恩大人,請和我們合作。」

  席蒙恩摸著落腮鬍思考了一下。

  「回答我,為什麼剛才你們不追進去?」

  「我們馬肯迪亞人正受到誤解,假如沒有受到邀請,我們就衝進城鎮,那看起來就和進去搶劫一樣。」

  席蒙恩哼了一聲。

  「你希望我怎麼做?」


  太陽漸漸偏西,輜重部隊和押送恩達拉的部隊原地停留,恩達拉具有戰鬥能力的人得到釋放,與曲拉凱塔的部隊合流,而剩下的女人小孩,則當作人質繼續留在席蒙恩營中,為了表示誠意,曲拉凱塔也命人帶領在拉亞那剩下的女人小孩到席蒙恩的陣中,席蒙恩領著剩下的軍隊與包圍的軍隊合流,而曲拉凱塔則做為預備隊在鎮外不遠處等待。

  曲拉凱塔認為,應該盡可能在日落前決勝負,如果他推測的沒錯,最壞的情況下阿達曼極可能會帶兵來處理克朗德斯鎮的事,如果阿達曼到了,就算席蒙恩先前得到了外交許可,那也只限於在克朗布爾大道的範圍行軍而已,現在在這裡的席蒙恩的大軍,完全不合法,就算阿達曼不追究席蒙恩大軍在這裡的原因,席蒙恩恐怕也不能再干涉這件事,而馬肯迪亞人極可能全部被帶走殺死,因此在討論之後,席蒙恩快速的做好佈署,便準備往鎮裡進攻,但這時,他們卻看到了很糟的情況。

  「叫你們指揮官出來講話!開一條路讓我們離開,否則我殺光這鎮裡的人,就從這個女人和這個老頭開始!」

  強盜頭領喊著,而他身旁的兩個人則用刀架在一個老人和一個女人的脖子上。

  曲拉凱塔和歐斯克對望了一眼,被刀架住的女人正是崔莉,而老人,則是漢拉德。

  就在席蒙恩準備與對方交涉,報上名號之時,一個不可思議的現象在眾人的眼前發生。

  在街道上蒙面挾持人質的那三個人,雙眼瞳孔正慢慢變色,好像剛染色的布料泡在水中,布料被染的顏色越來越淡,最後只剩下布料原本的顏色。

  這三個人的雙眼到最後,都各自變成了相同的顏色。


  太陽下山,天空的橙紅色被深藍色取代,夜幕之中,克朗德斯鎮只有鎮內一角小小的火光,大部份鎮民被關在地窖當中,另一部份的鎮民則被綁起來集中在廣場,還有幾個鎮民被押在各個鎮門口,隨時用刀指著,其中南門的人質,就是崔莉和漢拉德。

  「崔莉,馬肯迪亞人給我們帶來那麼多災禍,這次如果可以活著,我要你把歐斯克那小子給我忘了!」漢拉德低聲說著,語氣充滿了激動。

  崔莉沒有回答。

  強盜頭坐在看得到崔莉的某個屋子外,吃著東西,他的附近沒有燈光,遠遠看僅僅是一個人影,他正思考著如何突圍。

  幾個小時前,在席蒙恩看到對方瞳孔顏色變化而楞住的當下,歐斯克搶先發話,尋問對方的要求,強盜頭要求對方交出所有的馬匹,並且撤退到五公里外,歐斯克以自己不是指揮官為由,說要回到後方陣營裡去傳話,席蒙恩先是驚訝,但馬上明白歐斯克的用意,沒說什麼,掉頭離開,強盜頭則要他們在今晚月亮升到最高之前答覆,否則他有的是人質可以殺。

  「哼!瞿黎拉葛,這會兒倒是混到軍隊裡去了。」強盜頭喝了口酒,喃喃的說。

  此時西門的方向傳來一陣騷動,一個強盜跑了過來。

  「老大!不好了,他們殺了人質衝進來啦!」

  「話給我說清楚,有人殺了人質了嗎?我們人質那麼多,慌什麼!」

  「不是,老大,人質,那個人質……」

  強盜話還是說不清楚,於是強盜頭丟下強盜,干脆自己騎馬往西門瞭解。

  西門附近一片混亂,一群騎兵衝了進來,幾個被綁起來的鎮民正在往鎮內逃跑,卻被後面的騎兵追擊,地上躺著好幾個被綁起來的人,全身是血,強盜們四處逃竄。

  「老大,快逃啊,他們瘋了,不管人質死活啦!」

  「什麼?」

  此時東門也騷亂了起來。

  「混帳!不要慌!」強盜頭吼著,但是誰也沒理他。

  「快往南門逃啊,南門沒有軍隊!」突然有人這麼喊著,

  強盜頭往那人看去,四週沒有什麼光線,他只隱隱約約的看見這個人頭髮蓋住了半邊臉,稍稍策馬往前,他瞪大了眼睛,這人竟是歐斯克!他尋找著原本押在東門的人質,沒找到人質,卻找到原本押著人質的強盜身上中箭倒在地上。

  「是敵人的計謀,快到廣場抓住人質,不準往南門走!」

  「抓人質沒用,他們連人質都殺!」歐斯克喊著。

  強盜頭很快的注意到對方衝進來的騎兵人數根本不多,他立刻衝向南門,打算抓住崔莉,但當他到達南門時,早已不見崔莉和漢拉德的身影,不過門外也真的一個士
兵也沒有,他的部下們紛紛騎上血紋馬往南邊逃跑。

  「不準逃!這樣下去全部會被抓啊!笨蛋!」

  強盜頭雖然不斷的阻止,但根本沒有人理他,強盜團畢竟不是軍隊,烏合之眾,沒有紀律,與指揮官也談不上什麼羈絆。

  「嘖。」強盜頭心想,再這樣下去,分散只會被對方一一殲滅,如果附近沒有軍隊,他們也不見得追得到自己,伏擊的話,只要在大平原上,這種機會也比較低。

  「跟我來!」他舉起長劍,強盜們便開始向他的方向集結,然後一起往南門衝出去。


  馬蹄踏過草皮,激起了露水,強盜頭帶著剩下的人一路往西南方逃,這個方向一直跑下去,會經過奧德賽競技場,最後可以到達阿達曼的城堡,強盜們一路注意附近是否有伏兵,後方是否有追擊,但一連跑了幾個小時,四週都沒有動靜,於是讓馬兒放慢速度,天色漸明,然而烏雲密佈。

  「老大,好像快下雨了。」

  「哼!現在下雨也好。」

  此時他們感覺到大地好像有點震動,突然發現現後方有眾多的白影。

  「血紋馬!是馬肯迪亞人!」一名強盜喊著。

  「馬的,這時又出來攪什麼局。」

  強盜頭舉刀。

  「全速往前方撤退,到阿達曼的城下,我們就安全了!」

  所有的強盜揚鞭,馬匹們嘶鳴了一聲便開始向前衝刺。

  但是沒有多久,後方的馬肯迪亞人便追了上來,很快的在強盜隊伍的左右兩側並行奔馳,隊伍領頭的是曲拉凱塔。

  「唷!假馬肯迪亞先生,你的血紋馬跑得有點慢耶!是不是生病啦?」曲拉凱塔跑到強盜頭的側邊說著。

  強盜頭生氣的拔劍,不過曲拉凱塔立刻加速跑到他的前面,不久,曲拉凱塔的隊伍全部超越了強盜的隊伍,遠遠的橫擋在前面,人數遠比強盜剩下的人多,加上之前在克朗德斯鎮外作戰失利,強盜頭立刻要眾強盜掉頭逃跑,但曲拉凱塔的隊伍立刻又從後面追上來,不過這次卻明顯的放慢了血紋馬的速度。

  天空開始飄起細雨。

  「嘖!現在下雨就太早了。」強盜頭喃喃的說。

  現在他們被迫往東北方逃,強盜頭企圖修正方向為正西,但是很快的出現了另一支馬肯迪亞人,這批人馬是索羅提克率領的,而歐斯克也在一旁,強盜頭此時知道,他們正準備把自己逼往某個地方,但就算知道,也拿不出什麼辦法。

  強盜頭很快的知道對方想逼自己前往的地點,在克朗德斯鎮進入他視野的同時,也看到了横列在鎮前的席蒙恩的大軍,他們很快就被包圍了,此時雨勢開始變大。

  「哦?原來如此啊!。」席蒙恩喃喃的說著。

  大雨落在強盜們及馬身上,那紅色毛的部份,漸漸暈開,過了不久有紅色的水滴下,然後,一匹普通的白馬出現在大家眼前,而歐斯克等人騎的血紋馬,紅色的毛經過雨水的滋潤,越發閃耀。

  「白馬上漆,方法真是意外的單純。」曲拉凱塔摸著下巴說。

  「哼,沒想到你們會做到這種地步,就不怕人質不小心被殺了嗎?」強盜頭把劍丟到地上。

  「人質必須活著才有用,而且,必須要對方害怕人質死亡,我注意到你並沒有讓很多人守著門,而且也沒有很多燈火,大概是認為我們不會輕舉妄動,所以,趁著黒夜,我們殺死其中一個門押住人質的人,然後派人假裝是被騎兵追殺的人質,並且在地上準備一些人質『裝死』,再讓一些人大喊製造混亂氣氛,跑出來看的你們,一定會認為我們不顧人質死活了,接下來一定是一片混亂的逃竄。」曲拉凱塔得意的說著。

  「混帳,不要把瞿黎拉葛想的計策,講得好像是你想的一樣!」索羅提克皺眉說著。

  「為什麼放著我們跑那麼遠才把我們追回來。」

  「我想知道你們會往哪個方向逃,而且讓你們遠離鎮,也可以避免你們重新挾持人質。」席蒙恩冷冷的說。

  強盜頭嘖了一聲。

  「全部綁起來!」席蒙恩對著士兵們下令,然後對著強盜頭說:

  「等會兒還有很多話要問你。」


Go to Harmonia's pupil Labels

Same classification Previous: [異色之瞳]第四章 背叛(7)
Same classification Next: [異色之瞳]終章 尾聲(1)



Harmonia's pupil / Popular with(21) / comments(0)


comments 

name:

Website:

E-mail:

content:


 reCAPTCHA CAPTCHA:
About me
Tt.梅梗
(Tt.Megan)

"笑話難笑仍挺拔,何懼眾冷睡成趴,
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梗變梅花。"
本站首頁四個女孩每天都有不同的對白,場景依星期或節日亦有主題變化...
More
Search Range:
year:
Keyword:

Re:

布魯妮塔的義大利傳統服裝-庇耶茲里 ,by(威廉)於2018-04-24 10:26:33

Re:

LINE貼圖畫的美不美究竟對銷售量影響大不大? ,by(藍)於2018-04-18 21:20:48

Re:

靠LINE貼圖,年收百萬不是夢? ,by(藍)於2018-04-18 20:36:20

Re:

王國紀元-懦夫 ,by(小老闆)於2018-02-01 09:45:57

Re:

王國紀元-懦夫 ,by(小老闆)於2018-01-30 23:42:07

Re:

靠LINE貼圖,年收百萬不是夢? ,by(黃茶茶)於2017-12-08 15:44:51

Re:

古羅馬大道與台灣中投公路 ,by(楊)於2017-10-13 13:56:22

Re:

《露西》《Lucy》一部包裝成商業片的藝術電影 ,by(阿吉)於2017-10-10 22:02:36

Re:

靠LINE貼圖,年收百萬不是夢? ,by(帥帥)於2017-08-26 14:53:33

Re:

靠LINE貼圖,年收百萬不是夢? ,by(帥帥)於2017-08-25 23:44:53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Text Creation: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License Deed Legal Code

This license is the most restrictive of our six main licenses, only allowing others to download your works and share them with others as long as they credit you, but they can’t change them in any way or use them commercially.

Please indicate when you use the "Struggling for the Road of Painting" if the network spread Please attach site link:
http://www.tpintrts.tpin.idv.tw




Illustration, comics, picture creation: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License Deed Legal Code

This license lets others remix, tweak, and build upon your work non-commercially, as long as they credit you and license their new creations under the identical terms.

非商業性之例外:您可以自由製作同人誌販售,但仍需符合姓名標示及相同方式分享之標準,本例外所指之「同人誌」之定義為:「作者完全自費或透過他人出資贊助出版、印刷、製作之刊物或週邊」,出資贊助製作者需為自然人,不得為法人,並且協助出資人數以五人為限,但非特定對象之群眾募資之人數不在此限,自然人與法人之定義以《中華民國民法》之定義為準,其他語言版本於此項例外有因翻譯造成之疑義時,以繁體中文之內容為準,本例外與創用CC無關,為本站額外追加之授權條款。

Please indicate when you use the picture near the "Struggling for the Road of Painting" if the network spread Please attach site link:
http://www.tpintrts.tpin.idv.tw


*About Creative Commons



other note when:

另有註明部份,應依照註明部份為授權基準:
  1. 註明「@」者,為直接說明取得授權來源的標的、根據標的創用CC條款而授權引用或因其他因素不適用上述條款而另行註明者,引用時請遵守其授權要求。
  2. 註明「Ⓝ無已知版權限制」者:符合中華民國著作權法第五十二條「合理使用」之相關規定而引用之,但來源出處眾多而難以確定何者為版權擁有者,又無法找到能確認其為「公眾領域」的標的,若您要使用相同標的,提醒您在對其進行新的特殊應用之前,先自行分析適用的法律。
  3. 註明「©」者,為具有版權之標的,但符合中華民國著作權法第五十二條「合理使用」之相關規定而引用之,若您要使用相同標的,提醒您在對其進行新的特殊應用之前,應先取得授權或自行分析適用的法律。
  4. 註明為「⓪公眾領域」者,版權完全開放,屬於公開資源,不受任何限制可以自由使用的標的。
  5. 註明為「Ⓧ非著作」者,指不符合中華民國著作權法第三條之要件,不屬於著作,所以沒有版權。
Su Mo Tu We Th Fr Sa
     1 234567 8 91011121314 15 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To today | Of this month
List mode



pleasant them
Twitter
free counters

Today:204
Yesterday:27
Tast week:1251
Tast 30 day:3715
Total:71905

World there are still about  99.999222 %  of people do not know the existence of this site。